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红兴】无神论者的唯心主义


敲锣打鼓放炮欢庆鸡条3开播

 

欢脱无脑,短小清水,小学文笔,极度OOC,一发完

 

——

 

 


00.

 

 


苹果熟了会从树上掉下来砸到人的头上,保不齐还会把人砸的一个开窍成了物理学家,这是一条定理;人生这玩意儿充满意外和惊喜,比朵蜜天女的炫光舞法还要魔幻,这也是一条定理。有时候你以为人生塞给你了一坨屎,尝一口才知道,那其实是坨香浓的咖喱;等你吃了一大口,咂咂嘴又发现,这咖喱竟然他妈是芥末味儿的。

 


 

年仅二十五岁的张艺兴同志,一边品味着人生中最辣的一坨芥末咖喱,一边被呛得涕泪横流地咒骂着:可去他娘的操蛋的人生吧!

 


 

咳咳,爆粗口不应该,青年偶像兼湖南省共青团宣传工作推广大使爆粗口更不应该,但这话粗理不粗,你知道,有些时候不爆粗口表达不出自己心里的悲愤,更何况张艺兴同志的人生真的很憋屈,很操蛋。

 

 


01.

 


 

五好张艺兴同志,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践行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娱乐财富的创造作出了重大贡献,迄今为止已受到了全球各国数亿女性如被下降头般失去理智的疯狂痴迷。经过数年的努力,他终于攒下了足够在望京买套300平米高层公寓的家底儿。

 


 

望京是个好地方,高楼林立鳞次栉比,一看就是那种在大街上晃悠三分钟都能偶遇五个明星的富人区。张艺兴看上的这个楼盘也不错,附近设施齐全交通便利,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这个跟隔壁连在一起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的阳台。不知道设计师是脑子有洞还是根本没有脑子,两家的阳台居然是连着的,买得起300平大房子以为自己将要走上人生巅峰的张艺兴因为设计师的蠢而不得不与邻居共享同一个阳台,想到以后不能在阳台上无所顾忌地晾自己的蕾丝内裤了,张艺兴很憋屈,很想骂人。

 

 


不过后来听书卷气儿的售楼处黄经理说,住自己隔壁要和自己分享阳台的那位户主近一直在国外工作,近几年没有回国打算,也就是说张艺兴以后可以继续在阳台上无所顾忌地晾自己的蕾丝内裤了。张艺兴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心情拨云见日了,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憋屈,还很想去洗洗内裤。

 


 

走进自己的新房,三室朝阳,全面阔绰,主卧落地窗设计,通透明亮,厨房设计U型台面,简洁实用……等等,说到主卧落地窗,刚才趴在窗户上的是啥?

 


 

张艺兴觉得自己眼花了,他揉了揉眼,又滴了眼药水。

 


 

站在阳台趴在落地窗上张牙舞爪的人没有消失。

 

 


“哎,小伙子给行行好,把门打开我进去一下行不?”隔着玻璃,声音闷声闷气。

 


 

“但——您是哪位啊?”不愧是湖南省共青团宣传工作推广大使,张艺兴同志在受到极度惊吓的同时还不忘保持礼貌,不管对面是人是鬼先用敬语。

 


窗外的人呲牙咧嘴地一笑,“我是你邻居。”

 


 

更惊吓了。

 


 

02.

 


 

虽然擅闯别人家阳台的行为挺没礼貌的,况且之后还笑得一脸邪气吓唬别人就更失礼了,但张艺兴心眼儿好,没跟他一般计较,打开门就把人放了进来。


 

 

“我叫孙红雷,住你对面。刚才上阳台看风景来着,风一刮阳台门反锁上了,只能找你帮忙了:D”这位笑起来有点吓人的新邻居捧着张艺兴好心给他倒的热茶,在袅袅热气中他的笑脸看起来好像没那么惊悚了,还有一丝丝的亲切。


 

 

“我叫张艺兴,男的,25岁,住你对面。”张艺兴也跟着照本宣科地自我介绍。

 

 


“我认得你,电视明星。”孙红雷眼角晏晏泛起细微的笑纹。

 


 

“啊,话说,您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完球,又不能晾内裤了。

 

 


“其实,这正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孙红雷抿一口茶,故作玄虚地压低声音。

 


 

“——我是鬼。”

 


 

03.

 

 


张艺兴拨了售楼黄经理的电话,摁了免提。

 

 


“黄经理,我隔壁那位户主其实是去世了吧?”开门见山。

 


 

“艺兴啊,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的,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黄经理叹了口气,“是,你隔壁的户主孙红雷刚买下房子就出意外过世了,我怕你嫌晦气,就没把实情告诉你。”

 


 

刚刚拨云见日,就来这么一下晴天霹雳。

 


 

张艺兴又憋屈了。

 

 


挂了电话,他正好对上对面那位鬼放光的小眼睛。

 


 

“看什么看?你是鬼你很得意吗?”张艺兴气不打一处来,“你你你我警告你啊,我妈给我求过护身符的,你这种小鬼近不了我的身的!”

 


 

“是是是。”孙红雷一边诚恳地点头,一边自来熟地撕开桌上的袋装虾片吃了起来,“你放心,我不伤害你,也不敢近你身,所以你别怕我。再说,我这头七就快到了,我马上就要烟消云灭魂飞魄散了,你关爱关爱我不成吗?”

 


 

张艺兴赌气抿着嘴。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孙红雷也不看他,兀自抱着虾片就往外走, “好吧,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我还是走吧。流落大街也好过在这儿挨人冷眼,等过了七天我就彻底解脱了……”

 


 

“等等!”张艺兴还是心软了,转身叫住了他。

 


 

“嗯?”孙红雷猛地停步,一双小眼睛bling bling期待地看着张艺兴。

 


 

“……把我的虾片放下。”

 

 


04.

 

 


在孙红雷的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下,一人一鬼开始了愉快的同居生活。

 


 

张艺兴不得不承认,和别人同居的确好过自己冷冷清清地独住。原来他一直独自一人在外漂泊打拼,回家后只能一个人面对冷锅冷灶,凄凄惨惨戚戚。现在家里多了个人,啊呸,多了个鬼,虽然这鬼厨艺不精,但他做的饭至少还能吃,张艺兴终于不用自己巴巴地等外卖了。而且,这鬼虽然乍一看长得有点吓人,但仔细看看倒能看出几分男人硬气的帅,看多了还是很顺眼的。所以张艺兴现在觉得,这个鬼挺不错的。

 

 


 

他渐渐适应并享受起了家里多个鬼的生活。

 


 

05.

 


 

他以为生活会一直波澜不惊地进行下去,像火车在预设的轨道上平稳地前进。

 

 


但是火车总有到终点站的一天。

 


 

那天他接了新戏,在家开了瓶小酒庆祝。他刚给自己斟上,坐在餐桌对面的孙红雷冷不丁地开口。

 

 


“艺兴啊,这几天我住在你家挺开心的。”

 


 

“我知道,我也挺开心的。”张艺兴低头专心摆弄红酒瓶的木塞。

 


 

“艺兴啊……今天是我死去的第七天。”孙红雷托着下巴看着他,眼睛不再像往日一样闪闪的了。

 

 


“嗯?”张艺兴终于抬起脸来看向他。

 


 

“头七,你知道的吧。死去的人在第七天返家,然后……”孙红雷深吸一口气,“他们就要去投胎。”

 


 

张艺兴手一抖,把高脚杯打翻了。

 

 


“明天你就见不到我了。以后,也见不到了。”孙红雷声音有点抖。他保持着微笑,把脸转向一边。

 


 

刚刚手忙脚乱扶起高脚杯抽了纸巾擦桌子的张艺兴霎时停下了手下的动作。他呆呆地望着对面的孙红雷,任红酒在桌上恣意流淌。

 

 


“艺兴,有些话今天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我想说——”

 


“我想说我喜欢你!”

 


 

张艺兴的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他看着孙红雷,孙红雷也看着他。两个人一边笑,一边泪流满面。

 


 

06.

 

 


那天晚上卧室的灯一直亮着。

 

 


07.

 


 

张艺兴捂着腰,怒视孙红雷。

 

 


“你说我今天就见不到你了!”

 

 



“啊——那个——像头七这种东西啊其实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千万不能迷信——”




“所以解释一下吧,你装鬼干什么?”张艺兴愤愤地睨他一眼。

 

 

 

“嘿嘿嘿嘿嘿——你都知道了啊——”孙红雷笑得活像条牛头梗,浑身冒着傻气。




你当我像你一样傻吗?张艺兴很想这么吐槽。不过他转念一想,大活人装鬼愣是看不出来,自己是够傻的。





他又想了想,换了攻击目标,“你和那个售楼处经理是一头儿的吧!你俩都不是什么好人!”





孙红雷一脸鸡贼,“你说磊磊啊?他是我的御用助攻。没有他小粉丝哪能拐跑偶像啊!”





拳头打到棉花上,张艺兴也没脾气了。



08.





五好张艺兴同志,在26岁生日来临之际,结束了25年操蛋的人生,开始了今后被操蛋的人生。



——


 



评论(9)
热度(78)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