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红兴】气味


意识流摸鱼。文风清奇。慎入。

 

 

——

 

气味是一个人最客观委婉也最独一无二的代表和标志。

 


张艺兴天生有一副灵敏的鼻子。他很幸运,能嗅出不同气味之间细微到被常人忽视的区别。

 


小猪哥的气味最容易辨识。是薄荷莫吉托的男性香水味混上淡淡的男生的汗味,再加上一点少年独有的阳光般的味道。和小猪哥在一起时他会感觉自己周身被春日和煦温暖的阳光包裹着,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各种繁花锦簇的美好光景。

 


夏天里他喜欢闻到黄渤哥的气味。黄渤哥从小浸着海水长大,身上的气味也像海水一样清新透彻。带一点辛凉,但不是拒人于千里外的冷。那感觉很像张艺兴童年里的一个夏日午后,一场大雨刚刚结束,他穿着背心短裤人字拖走在街上,蹦蹦跳跳地去踩刚积的小水洼,溅起的水花落在小腿上,凉凉的。他驻足在树荫下,大口地深呼吸,每一个肺泡都被泥土湿润的芬芳充盈,嘴里还叼着刚从小卖部用三块硬币换来的绿豆冰棒。

 


师父的气味是他最向往的。一般超尘拔俗的书卷气,混上一半市井的烟火气,听起来有些矛盾,闻起来却无比契合,好像这两种气味天生就该是挨在一起的。他总觉得师父像是玄幻小说里住在云头饕松饮涧不食人间烟火的上仙,哪天馋嘴了一拂袖子便下凡来,轻轻松松做了一桌好菜,尝尽生活滋味,一拂袖子就又回到了云头。如果气味能用颜色直观地呈现出来,那师父的大概是冷蓝色加上明黄色,亮,且温暖。

 


想闻出王迅哥的气味要下一点功夫。一开始张艺兴以为他抠门爱财,凑近了准会闻到钱味,然而在他身上无论是纸钞味还是硬币味都没有。后来他仔细闻闻,才发现他身上有着温热的东西蒸腾出的白气的气味。抽象点说,就是温度的气味。人们管那气味叫“人情味儿”。那是种神奇的气味,能让它的拥有者看起来平凡却亲近。

 


那,红雷哥呢?

 

 


 

 

电梯无声地滑落至底层,银色的大嘴一张一翕,将张艺兴吞进电梯厢里。高档酒店爱在电梯里喷洒芳香馥郁的香水,这家也不例外,张艺兴刚进电梯就差点被浓郁的香橙花的香气呛个跟头。但紧接着,他惊喜地瞪大了双眼,再浓的香水味也掩盖不了孙红雷的气味,他最熟悉不过的气味。

 


孙红雷的气味,是一点点烟草的焦香,加上一点点洗衣粉的清甜。烟草味很固定,孙红雷念旧,吸烟认准一个牌子就不会改。洗衣粉倒是换得频繁,有时柠檬,有时柑橘,换来换去也总归是某种热带的酸味水果。这两种气味本就淡得像水,加起来几乎要互相抵消,但哪怕只有旁人无法察觉的一丝半缕,张艺兴也能立刻嗅到。毕竟,就是这种气味,在他每次鱼水之欢时点燃他全身所有感官细胞,使他的大脑如糊了蜂蜜一样意乱情迷无法思考,身体却清醒地知道自己的渴望与诉求;也是这种气味,在一个个辗转无眠的夜里,让他一下子放下心来,挽着枕边人的手臂便安然入梦。

 


他喜欢这种气味,他爱这种气味。在他们亲热时,孙红雷会先亲吻他,铺天盖地的吻像暴雨中密密匝匝的雨点,落在他身体的每一寸。孙红雷的吻就带着烟草味,实在说不上好闻,但张艺兴一点儿也不反感。他不喜欢抽烟,但他喜欢借孙红雷的口体验烟草的气味。他们滚烫的躯体隔着薄薄的衣料紧贴在一起,彼此能感受到对方跳动的心脏和紊乱的鼻息,他一颔首就能嗅到孙红雷衣服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那时他会想到另一双女人白皙柔弱的手抚摸搓洗这件衣服的情形,心底就油然生出几分愧色。但孙红雷会察觉到他的分神,惩罚般地去轻掐他最敏感的腰窝,他被揉捻得几乎要化成一滩水,还仰着脸讨好地舔吻着孙红雷的嘴唇。

 


然后他会被按倒在床上,或沙发上,或地毯里。他进入他温热的体内,将他所有炽热的欲求释放在他身体深处。他们抵死缠绵,像两头发情的野兽,无所顾忌地互相撕咬。

 

 

 

 


他一边想着,一边傻笑起来。上次他见孙红雷是什么时候?三四个月前?还是半年前?他们每天行色匆匆、戎马倥偬,日程早已被安排好,几乎拨不出半分钟时间给对方发句晚安。但感情不会被时间的溯流冲淡,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想着孙红雷。晴天想,雨天也想;白天想,夜里也想。离孙红雷越近,他的这份念想就越强烈。而现在,新一期节目录制完,他乘着孙红雷刚乘过的电梯,嗅着孙红雷的气味,这份念想达到了巅峰。他迫不及待地想冲出电梯,扑进电梯外那人的怀里。

 


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电梯门随着“叮”的一声打开,孙红雷果然正笑眯眯地站在门外等他。他几乎是被意志支配着不假思索地冲了出去。他们像两块分不开的磁铁一样紧紧相拥,一边不管不顾地在走廊里交换着绵长的吻,一边昏头昏脑地挪向房间。张艺兴在一个湿漉漉的深吻的间隙里咯咯咯地傻笑起来,他把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晕了的脑袋埋进孙红雷的颈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被孙红雷的气味填满了。烟草的焦味,洗衣粉的甜味,还有——

 


香橙花的香味。

 


他突然反应过来,那香橙花的香水不是被酒店喷到了电梯里,而是被另一个女人洒到了她与孙红雷亲热过的躯体上。孙红雷就载着这另一个女人的香气,与他相拥、接吻。

 


他身子一僵,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

 

 


 

 

小别胜新婚。

 


阔别重逢的久违比朝耕暮耘的依偎更蛊惑人心,一场激烈的云雨很快冲走了张艺兴脑子里所有杂七杂八的念头。他与孙红雷不遗余力地绸缪,共同攀上渴求的顶峰,像是要把对方刻进自己的骨肉里。然后孙红雷交代在他身体里,他缴械瘫倒在床上,看着孙红雷披了浴衣,点上一支烟,走向阳台。

 


孙红雷倚着阳台的栏杆极目远眺,吞吐出几团袅袅白雾。猩红的烟头在黑暗中明明灭灭。

 


他轻轻地开口。

 


“她想要个孩子。”

 


张艺兴知道“她”是谁。

 


“那,那好啊。”他干巴巴地笑着,“挺好的。”

 


他觉得嘴唇有点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艺兴,找个女朋友吧。”孙红雷掐灭了烟,几粒火星在昏暗中四散开来,转瞬便被墨样的夜色湮没,“算我欠你的。”

 


他敛起苍白的笑容,正色道:“你不欠我。”忽而又恢复了刚才的笑颜,“也好,我也该找个女朋友了。给粉丝一个交代,也给你……给你们一个交代。”

 


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一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

 

 


 

 

走出孙红雷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他闻到了眼泪沸腾的气味。

 


是云彩在哭。

 


快要下雨了。




——


最近大家血糖过高,为了各位的身体健康就发点玻璃渣吧(๑•̀ㅂ•́)و✧

评论(5)
热度(89)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