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开学淡圈,不定期诈尸(。・∀・)ノ゙

——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红兴】太喜欢我偶像了怎么办,急在线等。(一)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的渣脑洞。


最近就想嗑点甜的,可能这是坠入爱情的少女的共性?



——



孙老板舒舒服服地窝在真皮老板椅里,吹着空调翘着脚看着自己办公室墙上的挂式48寸液晶大彩电,一把一把地掬着怪味豆往嘴里塞。电视上正播着嘻嘻哈哈的无厘头喜剧,演员放浪形骸地笑,他便也跟着人家傻不愣登地瞎乐呵,笑得前仰后合。



要不怎么说乐极生悲呢,他乐着乐着,一个不注意,先前塞进嘴里的一颗没去皮儿的怪味豆顺着舌头就往下滑去,吞也吞不下,吐也吐不出,就这么堪堪卡在了喉管里,那叫一个难受。



孙老板这下可急了。他一下子站起来,扶着办公桌开始剧烈地咳嗽,那架势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全囫囵个儿地咳出来。彼时小秘书二妞正在里间帮老板回邮件,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摧枯拉朽的咳嗽声,吓得她刚码好的邮件都没来得及保存就往外跑,一跑出去就看见自家老板正捂着嗓子捶胸顿足地做垂死挣扎。小姑娘一下子慌了,又是倒水又是捶背又是百度海姆立克急救法,折腾了半天才把孙老板从窒息的边缘拉回安全地带。



“我靠,这玩意儿太凶险了。”孙老板抿了口茶润了润咳得干哑的嗓子,皱着眉头一脸严肃,“二妞,以后公司上下全面禁吃怪味豆,我再也不希望一粒怪味豆出现在我面前!”



怪味豆爱好者二妞有点委屈。她想了想,还是把那句冒到了嘴边的“老板这事儿主要责任其实在您”给憋了回去,乖顺地点了点头。



“这倒霉催的。”孙老板怨念地望了一眼剩下的半袋怪味豆,拎起包装袋丢进了垃圾桶;又怨念地望了一眼电视机,摸起遥控器随手换了个台,热闹荒诞的喜剧一下子变成了静谧的弹唱表演。



台上的小男孩儿约摸着也就二十岁出头,清秀白净一脸稚气,还带着点儿怯生生的腼腆,背着看上去就很重的吉他站在聚光灯下,正唱着一首被改编成民谣风的老歌。他垂着眼睑专心致志地唱,偶尔抬起头跟观众来个眼神互动,浅浅地笑出一对甜兮兮的小酒窝。他的声音很特别,奶乎乎软绵绵的,唱起慢歌来格外温柔宛转,又很有辨识度。孙老板一下子抛却了方才的烦躁,在椅子上坐直了,定定地望着电视屏幕。



忘了哪位哲人说过,人在体验过濒死的感觉后,更能敏锐地察觉到生活中的美好。放在以前孙老板会说这是瞎矫情,但现在他觉得这话简直对极了。差点被怪味豆噎死的孙老板,此刻觉得生活真美好,眼前这个男孩儿更美好,他从头发丝儿到脚后跟儿,每一寸都美好得不像话。他就静静地听着男孩儿唱,觉得他轻轻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狠狠地撞进了自己的心里。直到一曲终了,屏幕上打出“编曲:张艺兴,演唱:张艺兴”两行字,他才如梦方醒,一把抓住了身边的二妞,“这个张艺兴是哪家的小鲜肉?马上通知人事经理,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把他签到咱们公司来!”




刚才孙老板入神地看着这小男孩儿唱歌,其间竟然还没有吐槽,就已经很不对劲了。而此刻孙老板居然抓着二妞的胳膊问她这小男孩是哪家的,还一副猛虎出穴蠢蠢欲动的表情,这让二妞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老板您是吃怪味豆吃到失忆了吗……”



“啥失忆?失啥忆?失忆啥?”孙老板抓着二妞胳膊的手加重了力度,“有屁快放!”



二妞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孙老板,“孙老板,这个张艺兴……就是咱家的小鲜肉啊!”



“什么?”孙老板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你再说一遍?”



“这个张艺兴就是咱们公司的艺人,只不过您原来嘱咐过,不让他见您。您忘了?那次聚餐?”二妞一边说,一边战战兢兢地观察着孙老板的神色。



孙老板还真忘了。他一下子从gif变成了jpg,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嗯……好像的确有这么一次聚餐,公司前辈和新签下的一批艺人一起去吃了个饭。几个新人都挺灵光,会敬酒,会说漂亮话,先夸作品后夸人,夸得前辈们心满意足。唯独有个小男孩儿,自开席就一直躲在角落里默默闷头吃饭,连句话也不带说的。孙老板以为他怕生,就半开玩笑地让他来敬个酒,没想到他倒实诚,倒了杯红酒满满地端过来,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绊,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整个人都扑到了孙老板身上,一杯红酒也尽数倾洒在孙老板昂贵的Huntsman定制西服上。



红酒洗不掉的,孙老板气急了,也心疼死了自己的西装,一边吹胡子瞪眼地凶他“倒红酒不能倒一满杯你傻不傻”,一边吩咐二妞,“我再也不希望这个人出现在我面前一次!”当时男孩儿吓得小脸煞白,连连鞠躬道歉。孙老板看他年纪轻不懂事,便也没再刁难他,抱怨了几句就打发他走了。



小秘书二妞平常懒懒散散,上班时间还偷吃怪味豆,关键时刻倒是执行力超强。她深谙孙老板的尿性,没有按照他言语中的深层含义把小男孩解雇,而是按照字面意思,嘱咐小男孩再来公司时躲着孙老板点儿。于是她果然没再让这男孩再出现在孙老板面前一次,而贵人多忘事的孙老板也渐渐忘了这茬。直到今天二妞一提,孙老板才又重新想起了那天的聚餐,和那套用十个艺人的违约金都赔不起的天价西装。



二妞显然也想起了当时被孙老板支配的恐惧。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看向皮笑肉不笑的孙老板,“那西装……还用他赔吗?”



孙老板瞥了一眼二妞,突然换了种笑法,一脸似曾相识的痞里痞气,“不用了。”



二妞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她猛地想起,当初公司组织集体踏青孙老板看到农户放在田边的铁锹时,也露出了这种痞里痞气的笑。上次孙老板这么笑完就抢了人家的铁锹占为己有,而自己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还自费赔了人家一把新铁锹。这次孙老板又这么笑,不知笑完了自己还要配合他作什么妖?完菜了,这回孙老板笑得更欢,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了。



果然,孙老板星星眼望向二妞,“妹妹啊,你谈过恋爱没?”



二妞浑身一激灵,“谈,谈过。”



“那你说……我要是想追个人,能不能直接给他打钱啊?”



——



刚下了戏,张艺兴收到手机短信通知,说他的中国银行账户汇进了1000块钱,汇款人是个叫二妞的。他以为有人存钱存错了账户,按短信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电话那头的姑娘脆生生地回他,“小张啊,我是孙老板的秘书。刚给你打了1000块钱,是公司的高温补贴,你注意查收一下哈。”



第二天又来短信,这次是2000块钱,汇款人还是二妞。他又打过去,小姑娘语气欢快,“这是公司新政策,以后每月发2000块交通补贴。”



第三天收到3000块,二妞主动call过来,“这是提前预支的低温补贴。我最近经常需要去银行跑业务,孙老板让我趁着这几天方便,提前把以后需要发的钱先转了。”



第四天,收到4000块所谓的单身青年福利时,张艺兴实在忍不了了。他花那2000块交通补贴的1/50打了辆车直奔公司,忘了二妞先前的嘱托跑到孙老板办公室门前duang duang duang一阵狂敲,“你们公司是不是有钱烧的?什么单身狗福利,这不是侮辱人——”



门被人猛地拉开,孙老板站在他面前言笑宴宴,“是张艺兴吧?”



“——孙老板。”张艺兴条件反射般地想起那套染上了红酒的西装,立马噤声。




“什么事啊,这么生气?要不跟我说说?”孙老板一脸慈爱。



“也没什么,就是……”张艺兴咽了口唾沫,踌躇着开口道,“您,您秘书好像工资太高,想包养我。”



——



tb可能没有c


修仙伤身体,都早点睡吧。晚安各位。

  149 46
评论(46)
热度(149)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