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红兴】太喜欢我偶像了怎么办,急在线等。(二)


渣脑洞的后续来了!


前文走:(一)




——



张艺兴说完就隐隐觉得不对。包养这词儿用得太香艳了,容易让人误会,得再换个说法。他在枯肠里苦苦搜刮,总算找到了个近义词——供养,对,供养。



“呃,我的意思是,她想供养我。”他赶紧补充。



孙老板被小孩逗乐了,噗地笑出声来,“怎么着,她还准备给你唱首《爱的供养》啊?”



“不是不是不是,我语文不太好啊,但就是这个意思…”张艺兴不知所措地摆摆手,潮红泛到了耳尖,“就是说,她最近总是给我转钱,还说是公司的补贴,我都问过别人了,他们都没有这些莫名其妙的补贴……您说她是不是嫌工资太高了?还是当做慈善啊?”



孙老板这才明白过来,又想气又想笑,还特别想马上把二妞提溜到自己面前削一顿。“那我知道了,我秘书她最近刚失恋,整天哭,可能把泪哭进脑子里了。”自家秘书卖起来果然一点儿不心疼。他一边在心里暗爽,一边继续诌道,“要不这样,晚上你请她吃顿饭,你俩这不就扯平了?正好你还能开导开导她,让她以后别做这种缺事儿。”声情并茂,有理有据,让人根本没理由拒绝。



张艺兴隐约记着今天晚上是有场他妈给他安排的相亲来着,但转念一琢磨,拯救迷途失恋少女可不比殃祸单身花龄姑娘有意义多了?他挠了挠头,推辞的话在嘴边愣拐个弯儿,成了“行,那您安排好了给我打电话吧”。







张艺兴一走孙老板就缩在老板椅里眯缝着小眼睛盒盒盒地笑,和一幼儿园小孩儿似的,撑破天三岁。他抱着刚存了张艺兴电话号码的手机,比拼死拼活抢来的铁锹还宝贝着。从银行给张艺兴转完钱回来的不知情群众二妞,一进门看到自家老板捧着个手机笑得春花灿烂,还以为他是又吃错东西吃成了食物中毒神经错乱。



…老板您稍微收敛一点行吗,霸道总裁人设都要噼里啪啦掉一地了哦。



余光瞥见二妞进来了,孙老板收起笑脸,斜剜她一眼,“你瞅啥?没见过追星的啊?去,订个酒店包厢,要黄浦江景的,越贵越好。”



虽然霸道总裁人设掉得差不多了,但老板还是那个老板,老板的命令还是要听的。二妞赶紧掏出手机调出个app来咔嚓咔嚓摁一阵,一边感慨于信息化时代的方便快捷,一边随口问,“老板您这是要请谁啊这么大排场,平常也没见您这么大方过啊?”



“我请我偶像吃饭啊!”孙老板一听这话,不由自主地傻乐起来。



二妞闻声手下一顿,嘴角有些痉挛,“……张艺兴啊?按您偶像在您心里的咖位,我是不是得给您订在东方明珠塔尖儿上啊?”




孙老板又一个白眼儿,“你要是有那能耐,给我订在聂公馆也成。”




——




最后东方明珠塔尖儿和聂公馆都没去成,二妞给订了家黄浦江边上的酒店,吃川菜的。酒店老板和孙老板认识,给留了间大包厢,请一整支足球队去都坐得下。



二妞下班后先被孙老板遣回了家,按他的要求打扮得“要漂亮,但不能比我漂亮”。等她到了包厢,一进去就被开太足的冷气吹得一哆嗦,接着便看见孙老板和小张偶像端正乖巧地坐在桌子两头,中间隔了个马里亚纳大海沟。



二妞微笑着向小张偶像点头示意,暗地里一拐胳膊肘怼了怼孙老板,“哎老板,和人家坐这么远干啥?装柳下惠?”



孙老板眼睛一瞪,低声道:“你懂个屁!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好好好,您是真爱,我不是。”二妞连声附和着,转身丝毫不克制地坐到了张艺兴旁边。






菜还没上,张艺兴正托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毛豆,“姐,您来啦?”



“哎,真有礼貌。”二妞僵硬地笑笑,“我93年的。”



“姐,其实这次来我是想跟您说一件事情,就是您失恋以后啊……”



“停停停,你说谁失恋啊?”二妞听着不对,忙不迭地打断。



“您失恋啊!”张艺兴鼓着腮帮子吃毛豆,瞪大了眼睛像仓鼠。



二妞:???如果没记错我上一次谈恋爱不是十年以前吗?



孙老板噔地站起来。完了完了,开演前忘了讲戏,要穿帮。救场如救火,孙老板二话不说上去增援,“你这孩子真不会说话,哪有一上来就戳人痛处的?”说着把二妞往外拖,“你这姐姐爱面子,不愿意承认自己失恋,我先开导开导她。”



孙老板向人贩子拐卖妇女似的把二妞拽了出去,留下一个状况外的张艺兴,一脸愣地剥着毛豆。





“来老板,您开导我吧。”二妞抱着胳膊往墙上一靠,“我怎么就失恋了?”



输了理不能输气势。孙老板吹胡子瞪眼地凶她,“我还没拿你兴师问罪呢!你是怎么做到让我偶像以为你要包养他的啊?”



“啥啥?谁要包养他啊!”二妞吓得嘴角一扯,“天地良心,我没兴趣跟您演职场伦理剧啊!”



“我给你发工资是要你吃白饭的?还是要你包养我偶像的啊?再捅出这种幺蛾子就给我卷铺盖走人!”孙老板气得哼哼,说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见孙老板是动了真格,二妞赶紧嗫嗫喏喏地低下头。想了想,她又小心翼翼地问,“……但老板,我那失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要不要?”孙老板瞥她一眼。



“要要要!”二妞小鸡蚀米似的点头,差点没忍住给自己补上一句“切克闹”。



“那行……”孙老板神神叨叨地压低声音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刚失恋的可怜少女,你的爱好是给别人打钱。”



“……老板您开玩笑呢?这什么鬼设定?”二妞差点跳起来。辞职吧辞职吧,老板脑壳坏掉了,公司要完。



孙老板又瞪她,“没跟你开玩笑,认真点。”末了又添一句,“演好了给你发奖金。”



二妞想到自己觊觎已久的铂金乳霜,忍辱负重地点了点头。



——



“姐,开导好了吗?”等孙老板和二妞再进去,一碟毛豆光剩下毛豆皮儿了。



“开…开导好了。”二妞心疼那碟没吃到的盐水毛豆,硬是挤出一滴眼泪来。



该配合你作死的我尽力在表演。



“姐,失恋不是什么大事儿,您别哭啊!”张艺兴嚼着最后一粒毛豆看着眼里噙泪的二妞,慌得差点把毛豆吐出来。



二妞想到以往看过的偶像剧剧情,依葫芦画瓢地掩面抽噎道,“失恋怎么能不是大事儿呢……”



孙老板满意地抿了口茶。这演技不错,回去可以考虑签约,进军演艺圈。



张艺兴面色凝重,“姐,您有什么心结呢?要不然跟我说说?”



二妞抹了把眼泪,深吸一口气——



“我的心结就是,我老公宋仲基最近刚娶了别的女人。”



——


tb依然可能没有c


怎么越写越磨叽啊,我都看不下去了!


下一更开始加快进度!三更表白五更上床!啊!(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更…


评论(24)
热度(108)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