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K莫】缺月与疏桐


摸鱼产物

BE预警


——


「在我的理想和我的栖息地之间,隔着我的整整一生。」


——纪德《纪德日记》



——



“不开心的时候,就吃块糖吧。”

 


KO说这句话的时候莫扎他正坐在教师办公室里,吹着学校垫电费的不要钱的冷气,抽抽搭搭地哭。KO坐在他对面,捻着他那张不及格的卷子,像拿着一张白纸。

 


莫扎他闻声抬起头,惊愕得连哭都忘了。

 

“哭解决不了问题。”KO说。他不知道从哪个抽屉的犄角里翻出了一块糖,半透明的黄色,柠檬味,包着晶莹的玻璃纸。“吃吧。”

 

莫扎他迟疑地伸出手,半晌才接过糖,低头不语。

 

“这几天你上课经常走神。在想什么?”KO凑过脸看他,茂密的长睫毛投下细细密密的阴影笼罩着眼睑。他在这太过紧凑的阴影里几乎一窒。

 

“嗯,也没什么,就偶尔发呆。”大多数时间想你。他把盘桓在嘴边的后半句话咽下去。

 

“那不要再发呆了。”KO把卷子还给他,“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小错误,你本来可以避免。”

 

“哦,好。谢谢老师。”办公室里有种压抑的气氛,使他反常的乖顺,连贫嘴都没了力气。

 

“去吧。”KO声音很轻,和唧唧歪歪的女生口中的“咱们学校最酷最冷最帅的K老师”反差明显,当然最后那个最帅可以保留。

 

他默默地点点头,紧抿着嘴唇,不让填满柔软心房的倾慕满溢。

 

 

 




“不开心的时候,就吃块糖吧。”

 

莫扎他捧着一块酒心巧克力,努力笑出一对甜甜的酒窝。

 

KO老师前几天带着小孩子逛街,被同班的女生撞见了,而他上个月还在女生们的逼问中表示自己是单身。八卦饶舌的小姑娘头挨头叽叽喳喳咬耳朵,“KO老师离过婚还带个孩子”诸如此类的各种谣言立刻甚嚣尘上,像病毒一样以不可估测的速度在校园里肆虐。

 

“老师,您别听别人瞎说。大家都知道那群女生满嘴跑火车,没一句准话。我们都不会相信的。”他用轻松的语气说。

 

KO没说话,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的电脑屏幕。

 

“老师,吃块糖吧,开心一下嘛。”他七手八脚地剥开过于繁复的糖纸,几乎把巧克力送到了KO嘴边。

 

KO终于偏偏头,看了一眼巧克力,“不用了。”

 

“我没有不开心。”他漠然地收回视线,手始终没有停止在键盘上敲击,“那是我邻居的女儿。我14岁那年家里没人了,一直承蒙邻居一家照顾。前些天他出意外住院了,我帮他带几天孩子。”

 

“那你应该跟那些传谣言的人澄清呀!”莫扎他急道。

 

KO深深地望着他,眼角眉梢藏着不易察觉的浅浅笑意,“现在不必了。”

 

“那好吧,糖我放在这,老师你待会一定要吃。”莫扎他说着把糖放在桌角,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却又突然触电般地跳起来,“哎呀我忘了下节还有课!老师再见啊!”

 

KO看着蹦蹦跳跳的身影咋咋呼呼地消失在办公室门口,叹了口气。

 

禁忌的温柔,不该有的情感,像盘虬在粗大树干下的错枝败节,明明见不得光,却肆意疯长。

 

这才是他不开心的源头。

 




 

 

“不开心的时候,就吃块糖吧。”

 

复古的红色油纸包着精致的花生酥糖,上面有模具压出的下凹的“囍”字痕迹。

 

是莫扎他婚礼上的喜糖。

 

新娘子是莫扎他父亲一位故交的女儿,漂亮大方,鹅蛋脸柳叶眉,笑起来大大的眼睛会弯成月牙。

 

她很温柔。不是莫扎他喜欢的那种温柔。

 

但他没有办法。

 

瞒着父母报了A大,瞒着父母念了计算机系,瞒着父母找了个男朋友。

 

他不能再瞒着父母拿自己的姻缘大事开玩笑了。

 

他穿着中式的古典婚服,挽着巧笑倩兮的新娘子去挨个桌敬酒。敬到KO,他一愣,手下的动作也停住了。

 

他没见过这样的KO,西装革履,表情肃穆。

 

新娘子笑着嗔怪,“傻愣着干什么,快给老师敬酒啊。”

 

KO点头致意,一扬手将整杯酒喝干,滴酒不漏。

 

像他对他的感情,被完完整整地藏在了他的心底,永远不会倾泄出一丝半缕。

 

送客离开时莫扎他主动拥抱了KO那张桌上的每一个人,说到底不过是想给自己找个借口最后再抱抱KO。好温暖的怀抱,带着一点点酒气,却丝毫不惹人生厌。

 

是一个,能让人不由自主沉沦其中的怀抱。

 

“不开心的时候,就吃块糖吧。”

 

不动声色地,KO凑在他耳边说。

 

等KO离开他才发现,自己的口袋里被他塞了一块糖。

 

像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密语。

 

他剥开糖纸,却突然落了泪。

 

这辈子他吃过最苦的糖,就是自己的喜糖。

 

 

 




“不开心的时候,就吃块糖吧。”

 

他倚在石块边,抬头仰望着天空。今天的阳光太过刺眼了,他有点想流泪。

 

身边黑色的大理石块,刻着烫金的字。

 

“KO (1982-2017)”

 

一个名字,一串日期,没有过多的赘述。

 

“老师,你跟我分手的时候,你劝我结婚的时候,怎么就没跟我说过你得病了呢?”他转过身面对着石块,用手指摩挲着大理石冰凉的纹理。

 

墓园里很安静,偶有风刮过时掀起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老师,你告诉过我的,不开心的时候,就吃块糖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块糖,半透明的黄色,柠檬味,包着晶莹的玻璃纸。

 

“可是如果不吃糖你就能回来,我宁愿一辈子不开心。”

 

那是KO第一次叫他进办公室时给他的糖,他一直没吃。


他费力地剥开糖纸,才发现糖浆早已经跟糖纸黏在一起了。

 

他曾无数次想象糖果的味道,很甜,带一点酸,仿佛他真的吃过。

 

可他从未想到,小巧的糖果陪在他身边,在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轮转、春秋冬夏的替换中,融化,凝固,再融化,最终被岁月挤压成奇怪的扁平状,与糖纸粘连,再也不能吃了。

 

他在阳光中,泪流满面。




也许生活中太多的美好,像融化掉的糖果,像寂静中沙沙作响的树叶,像太过刺眼的阳光,像湍急冰凉的水流,像层层的阴翳,像缺月与疏桐,是不会完美的。

 


而在满月与缺月之间,在芃桐与疏桐之间,在理想与栖息地之间,隔的却是整整一生。



——


end


一直不太会写BE,最近在学习。一方死亡算是一个标准的BE吧?


能虐到大家就最棒了!快给我寄刀片吧!耶!


评论(11)
热度(47)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