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开学淡圈,不定期诈尸(。・∀・)ノ゙

——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红兴】【微双黄】王迅,你是不是傻?


——


00



我叫王迅。

我有三个好兄弟,他们一个是从头到脚彻彻底底的大傻子,一个是一开始很傻但后来越来越精的小傻子,还有一个是一开始以为自己很精其实很傻的傻子。


他们三个的共同特点,就是傻。


我还有两个好兄弟 但他俩与我们不同。他们两个太精了,比狐狸还精。


狐狸成了精,应该就叫做狐狸精吧。


01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今天,三个傻子、两个狐狸精和帅气的我齐聚一堂,在风景如画的魅力之都上海共创辉煌。


可以,这很鸡条。


“大家好,欢迎大家前来录制《鸡条》,本期主题是‘美人鱼与王子’。我们本来为大家邀请到了六位女嘉宾……”



导演开始说话了。



“导演你可千万别说经费不足请不起女嘉宾啊。”



孙红雷打断了他。


我x。


孙红雷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好不容易能请一次女嘉宾你非得说这种晦气话!


万一被你说中了怎么办!


我已经三百多变没碰过除了我老婆和我妈之外的女人了!


然而,孙红雷不仅没有意识到错误,还回头冲我们挤了挤眼睛。


……


挤你妹啊!


再挤,双眼皮就掉下来啦!


不过现在我没功夫研究孙红雷的双眼皮。


我专注地看着老严。


终于,老严千呼万唤始出来地开了口:


“孙红雷说得对。”


……


啊啊啊啊啊啊啊!


苍天啊!大地啊!


我王迅招惹谁了!


这是造孽啊!造孽!


我控记不住我记几啊!


我体内的洪荒之力要爆发了!


导演,让我打死孙红雷吧!


不过,虽然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能说。要是打了孙红雷,宝宝就又要掉粉儿了。


宝宝要控记记几。


于是,趁着那几个有颜值撑着不怕掉粉儿的群殴孙红雷时,我故作体贴地说:“可是这次的主题是‘美人鱼与王子’啊,没有女嘉宾,谁来做美人鱼呢?”


此话一出,全场归于寂静。


顿时,我觉得自己好伟大。


这个经过深思熟虑的问题,不仅结构完整逻辑清晰,而且构思精妙,很容易让回答者陷入进退维谷、不知所措的绝境。到时候,老严想不请女嘉宾都不行。


嗯,我真是个机智的心机boy,不服不行。


果然,老严说:“这个问题问得好。其实我们还有一个补救措施。”


哼,我说什么来着!

这么机智,还有谁!


我就问问还有谁!


02


等老严说完所谓的补救措施时,我觉得有点后悔。


他的补救措施就是,我们六个人分成三组,每组两人,一个人当美人鱼,另一个人当王子。而游戏规则很简单,就是每个美人鱼手里都有一个密码箱,箱子里有等量的金条。每组王子要和美人鱼一起尽可能多地完成任务,任务的奖励会是箱子密码或者金条。最后金条最多的一组获胜。


但!是!


你以为这次的规则真的这么easy吗?


年轻人,你too naive!


这次还有一项规定:任务过程中,美人鱼的脚全程不能落地,落一次地减少十根金条。


没错,不管是被抱着、被背着还是被拖着,美人鱼都不能落地。


科科,谁让人家是不长脚的美人鱼呢?


我就笑笑,吐槽什么的让他们来吧。


03


进行抽签分组之后,我突然切身体会到了尴尬的感觉。


真的,太尴尬了。


我的艺兴一组,孙红雷和小猪一组,两只狐狸精一组。



不是我不想和艺兴一组,我只是怕孙红雷打死我。我几乎已经想象到这期节目播出时,被红兴党刷爆屏的“孙红雷头上绿”的绿色弹幕,说不定这个话题还能上微博热搜。


艺兴倒是丝毫不介意,还十分亲昵地摇着我的胳膊撒娇,“哎哟喂——王迅哥,又是咱俩一组呢,这怎么玩啊?我抱你好不咯?我力气可大了!”


我用余光暼了一眼红雷,他看起来快要爆炸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揣摩着红雷的表情,说:“艺兴,还是算了,你轻,我抱你吧。”


“抱个头啊!你们俩是不是傻!”天空一声巨响,孙红雷整个人都boom shakalaka了,“你们俩都没长眼吗!那边就有超市小推车你看见没!艺兴,上小推车,让你王迅哥哥推着你。小猪,咱也走。”


“我们怎mó走?也坐小推cē吗?”小猪有点儿懵。


“不用,你找个女粉丝,让她开车送咱俩去任务点,到了那儿再想办法。”孙红雷说。


听到这话,跑去找小推车的艺兴又折了回来,“诶,王迅哥,我们也搭粉丝的车去吧!”


“你不行!不准坐女粉丝的车!……男粉丝也不行!”孙红雷突然说,“王迅你要是敢让艺兴坐粉丝的车去,我就送你去死!”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艺兴:黑人问号.jpg


04


不公平。


这个节目真不公平。


当我和艺兴还在原地找小推车时,孙红雷和小猪早就坐上土豪女粉丝的保时捷飞驰而去了。


而黄磊老师呢?


他已经用标准的公主抱姿势,抱着渤哥,走到了任务点。


对,用走的。


他体力好。



05


我早就知道《鸡条》是个魔幻的节目,可我没想到这个节目竟然魔幻到没有底线。


当我推着艺兴气喘吁吁地来到任务点时,黄磊老师正抱着渤哥站在我们面前笑脸相迎。


我有些慌了。


“黄磊哥,这是我们的任务点,不是你们的呀。”艺兴好心提醒。


“我知道呀。可是我们已经抢先做了你们的任务,你们的密码现在在我们手里呀。”黄磊学着艺兴的语气,笑得一脸邪气。


呵呵。


我转身问PD:“我能打他吗?”


PD说:“打吧。”


06


在我准备动用武力的时候,灵活的黄胖子带着密码和渤哥跑了。我和艺兴干脆自暴自弃起来。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瞧瞧,说得多好。


于是,我和艺兴在任务点附近找了个烧烤摊坐下来,要了三十个心管二十个面筋十个腰子五个扇贝两个烧饼一打啤酒,在一群迷妹的包围下,开始对酒当歌醉生梦死。


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吃烧烤。


如此,足矣。


07


孙红雷开着保时捷载着小猪风驰电掣地赶来了,其时我正在向艺兴展示我五秒吹瓶的神功。


“我都听说了,黄磊内老狐狸抢了你们的密码是不是?艺兴,走,我陪你去抢回来!”孙红雷“咣”地甩开车门直奔主题,吓得我酒瓶子都掉了。


“可是我跟你走了,王迅哥和小猪哥怎么办?”艺兴说。


孙红雷不管。


“红雷哥,你这是干什么?艺兴是我们组的!”我说。


孙红雷不听。


“不要抢别的组的美人鱼!”PD说。


孙红雷一往直前。


我挡住艺兴。


“孙红雷,你快做你任务去,别管我们组!”


我和我骄傲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孙红雷抱起艺兴就跑。


我和坐在保时捷里的小猪两脸懵逼,相顾无言。


08


孙红雷跑了,保时捷归我了。


“唉……小猪,现在就剩咱俩了。”我发动了车,看着小猪。


“嗯,迅哥,那我们两个一组好了。”小猪说,“我们一dìn能yín!”


顿时,我的心中激起一阵暖流。


什么是人间自有真情在?什么是千山万水总是情?


这就是!


张艺兴,今天的我你爱理不理,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没了你,我和小猪照样能赢!


“但sì迅哥,zè  cē  sì我们租来的,一天è千八百块,你待会去租cē公司付一下钱哦。”


09


呵呵。


没关系,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有句歌是怎么唱的来着?“为了不哭大声笑”,没错,就是这样,我要笑着面对一切,笑着活下去,笑着……个屁啊!


笑你妈!


老子就还剩300块私房钱!


王迅,你是不是傻!


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节目!


为什么!

10


我叫王迅,我是个大傻子。


而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

  96 20
评论(20)
热度(96)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