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开学淡圈,不定期诈尸(。・∀・)ノ゙

——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一八】月圆花未好 有小车



OOC全是我的锅。

图车翻了。走外链。



——



“我吃好了,多谢嫂子和佛爷款待,先告辞。”





齐铁嘴在尹新月越发凌厉的怒目下三口并两口吃光了碗里剩下的米饭,抹了抹嘴,站起身一拱手,转身便快步离去。张启山搛着一大块猪蹄的筷子还悬在齐铁嘴的饭碗上方,起也不是,落也不是,只好手腕一拐将猪蹄扔到尹新月碗里,目光却死死钉在齐铁嘴的背上,直到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尹新月不满地看着心不在焉的张启山,终究忍不住“啪”地撂了筷子,“启山,你怎么回事?你这几日忙工作,都没法回家陪我,我好不容易盼来一个中秋节,你又非要让那个齐铁嘴来打扰我们二人世界,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说啊!你不说我就生气了!真生气了!”




尹新月话音未落,张启山也撂了筷子,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去。




“真他娘的聒噪。”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石板凌霄,夜风怡人。张启山到了齐铁嘴的堂口,撩起门帘,见齐铁嘴正缩在太师椅上打盹,桌上放着一红陶泥坛子的陈年花雕和一个玉杯,看来他方才月下独酌,这会儿是乘兴而酣眠了。张启山本不想扰了他的清梦,但齐铁嘴从小睡不踏实,听到声响,又感觉到突然有阵阵凛风擦着领口拂过,便迷迷糊糊地醒来了。





齐铁嘴睁开朦胧的睡眼,一双煞是好看的眼睛因为没戴眼镜而显得水雾氤氲,眼前的人也看得不那么真切,“佛爷?是你吗?”



走你┏ (゜ω゜)=☞




而现在,待一切结束,只留下一个黄粱美梦般攫人心智的巨大空洞。他仍是那个身伴佳人心系百姓的长沙布防官,很快他便要执佳人之手相伴步入对方的后半生,从此之后他们也再无瓜葛。他是九门之首,他是奇门八算,仅此而已。




其实张启山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齐铁嘴早就看出来了,而他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对张启山也暗生爱慕。只是他知道,张启山这一生的姻缘不在自己身上,强求只能落个珠玑丝裂。而如今,他已觅得一良人,后半生长厢厮守,而他仙人独行,这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张启山离开堂口时,夜雨还缠缠绵绵地下着,空中飘着一层薄雾。抬头望,天上的一轮明月格外圆,而路边的初生之花却在雨水的冲洗中香消玉殒。



也罢,既得月已圆,何恨花未好。



——



  21 9
评论(9)
热度(21)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