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k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又名:霸道总裁与傻白怂


又叒名:一辆自行车引发的血案


又双叒叕名:论被好兄弟卖了是怎样的体验


(我已经是个不会开车的废人了……



——

 

郝眉,23岁,毕业于庆大计算机系,外貌出众品学兼优,是绝对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然而,这样一位前途不可估量的少年仔,最近却遇上了一件非比寻常的烦心事。这事还要从十年前说起——

 

【01】

 

俗话说得好,谁无年少轻狂时?就连郝眉这样从小优秀到大的五好少年也不例外。

 

记得十年前,由于听信了某损友的谗言,郝眉小同学坚信再不疯狂自己就老了,于是刚升上重点初中便开始拉帮结伙搞事情,丝毫不顾自己省状元的身份。一开始几个初一小朋友没啥经验,做事还有所顾忌,最多也就扯扯女生辫子或者给门卫大爷背后贴个纸条啥的,后来他们发现,由于他们团伙的核心人员郝眉成绩太好,老师根本不管他们,于是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有一次他们甚至干了一票大的,把初三一个男生的高档自行车扛走卖了,赚了六百多块,把钱一分就钻进了游戏厅。后来这事惊动了校长大人,他老人家亲自上阵,联合几个老师硬是把郝眉领导的“山口组”拗成了“山口学习小组”,而这场闹剧也以主犯郝眉被妈妈揍了一顿从此消停的方式告终。

 

郝眉本以为这段尴尬到羞于启齿的过去将会永远被封锁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没想到,命运跟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早上,一个男人手持闹钟站在郝眉床前,屏息凝神,运气提嗓,终于,他大喝道:“起床了眉妹!已经七点了!”而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闹钟也应景地响了起来。此人名叫于半珊,是郝眉从穿着开裆裤的年龄一直玩到现在的好朋友,目前也是他的合租室友。

 

“吵死了你,让我再睡会儿!还有,别叫我眉妹!”郝眉丝毫不领情,随手抓过一个抱枕狠狠扔到于半珊脸上,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被子里继续睡。

 

于半珊无奈地把抱枕扒拉到一边,继续喊:“眉妹你别睡了!今天要去新公司报道!”

 

话音刚落,郝眉顿时垂死病中惊坐起,如诈尸般从床上弹了起来,“WTF???今天去新公司报道?你怎么不早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完了要迟到了啊!”

 

于半珊看着那个急慌慌跳下床冲进卫生间的身影,默默把白眼翻到了脚后跟。

 

唉,本来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说颓就颓了呢。

 

 

 

托郝眉的福,两人完美错过了公交车,只好奢侈地拦了辆计程车,偏偏又遇上早高峰在二环堵了一个多小时。于是那天早上,被堵得正心烦意乱的司机们都有幸看到了两个成年男子手牵手在二环车海中飞奔的奇景。

 

于半珊拖着郝眉气喘吁吁地在车流中不停穿梭着,拿出高中时测2000米的劲头来,总归是在规定时间内上气不接下气地挤进了新公司的电梯。然而,刚进电梯,两人还没来得及击掌庆祝,就被电梯间里低气压的沉默气氛吓到了。只见穿着工作装的职员们大都凑在电梯一隅,而电梯另一侧茕茕孑立地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不谙世事如郝眉也意识到那个周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绝对是个总裁之类的大人物,于是立刻拉着于半珊从善如流地挤到了人多的那一侧。

 

待站定后,郝眉偷偷抬起眼,想认识一下自己未来的上司,然而他越看越觉得不对。这个人长得是帅,可是怎么越看越眼熟呢?再三确认后,郝眉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掐了一把身边的于半珊,用小到几乎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颤抖地说:“愚公……你还记得我们初一的时候偷过一辆自行车吗?”

 

【02】

 

屋漏偏逢连夜雨,迟到却遇旧仇人,这旧仇人还赶巧儿是自己的上司。世间还有什么能比这等惨事更令人掬泪怜悯呢?

 

直到今天,郝眉仍忘不了,十年前自己偷了自行车后的悲惨遭遇。他发誓他真不知道那自行车是谁的,只是看着不顺眼就扛走卖了,当然,他更没想到,自行车的主人竟然是名噪一时的KO学长。于是,在偷车行径被校长全校通告批评后,每天放了学都会有一群咄咄逼人的初三小姑娘,把郝眉堵在校门口小胡同里,要与他就他偷了她们男神KO的自行车一事,展开心与心之间的交流。一开始来的人少,郝眉还能勉强全身而退,后来人越来越多,一帮小姑娘乌乌泱泱地堵了胡同口,看着就吓人。有一次还来了个暗恋KO以久的外校小太妹,拿块砖头气势汹汹地照着郝眉的小胳膊上砸。郝眉本以为自己就要在这个寒酸的小胡同里光荣牺牲了,正在他伤春悲秋感叹18年后眉哥又是一条好汉时,放学回家的当事人KO刚好路过,于是他安顿好了乱作一团的初三姑娘们,替郝眉解了围,还带他回自己家帮他包扎了伤口。这事儿传出去之后,郝眉彻底没脸见人了,而KO的男神形象却因“英雄救美”的伟大事迹再添光辉。

 

所以,对于KO,郝眉一直又恨又怕又敬仰。尽管已经过去10年了,但看到KO,郝眉第一反应还是——躲!

 

“叮”电梯在8楼停了下来。郝眉见KO还没有注意到自己,便深吸一口气,和于半珊交换了一个眼神,迈着轻盈的步子一路小跑出了电梯间。很好,离开那个充满危险的电梯间,你就成功了!郝眉努力给自己鼓着劲。终于,郝眉听到了令人安心的电梯关门上升的声音,自己终于逃出生天了!他马上停下步子,满怀喜悦地转过了身。

 

下一秒,他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啊痛痛痛痛痛痛……”郝眉被撞得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失去了重心的他下意识地伸脚一蹬地,结果小腿一下子碰到了旁边铁质的装饰品,顿时郝眉光洁的小腿肚上被划出了一道特别眨眼的血印子。

 

“没事吧?”头顶传来一个略显焦急的男声。

 

郝眉勉强扬起笑脸,刚想说没事,然而当他看清撞倒自己的人是谁时,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没错,正如玛丽苏狗血言情小说的剧情一样,那个撞倒他的人,就是他费尽心机想躲开的KO。

 

KO看到郝眉时也有点诧异,“你不是我们公司的?”郝眉见KO似乎没有认出自己,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啊,那个,我是策划部刚招进来的新人,我叫……你叫我莫扎他就好。”郝眉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说出真名,便随口报了自己的网名。

 

“我是你以后的老板KO。我先带你去包扎一下。”说罢,KO便把地上的人打横抱起,向办公室走去。

 

郝眉整个人瞬间爆炸:WTF?这什么套路?这剧情走向怎么这么像霸道总裁撩妹呢?敢情这人是把老子当妹了?这跟说好的打开方式不一样啊啊啊啊啊啊!

 

顿时,郝眉心里跑过了一万匹草泥马。

 

 

【03】

 

“然后呢?”晚上,公寓里,于半珊吸着酸奶托着腮,饶有兴趣地问道。

 

“吓死哥了!给哥喝口酸奶压压惊!”郝眉抢过酸奶猛吸了一大口,“然后他就把我抱他办公室里了呗!这特么不按常理出牌啊!说来也奇怪,他办公室里居然还真有绷带碘酒啥的,包扎手法也贼溜,这人学医的吧!”说着,郝眉抬了抬自己缠着纱布的小腿。

 

“也难怪啊,毕竟人家十年前就给你包扎过,找到手感了呗!”于半珊摇头晃脑地咬着吸管调侃道。“不过眉妹,我说你也别小题大做了,不就十年前偷他辆自行车吗?他当时没追究,现在肯定也不会对你为非作歹。”

 

郝眉扔了个抱枕过去,“行啦,十年前那堆破事儿你就别提了,当时要不是你怂恿我还不会偷那自行车呢!其实我怕见他也不是因为自行车的事,主要是因为别的……”

 

于半珊半路拦击,把抱枕打了回去,“那是因为啥?难不成你对他……红鸾星动?”

 

郝眉稳稳接住抱枕,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嗯……你怎么知道的……”

 

“我靠!!!”于半珊一口酸奶喷了出来,“你他妈别吓我啊!”

 

“你……歧视我?”郝眉幽怨地露出一双眼睛。

 

于半珊抹了一把嘴边的酸奶,努力稳定下听完爆炸性八卦后激动的心情,“真没有……主要是,我一直以为你暗恋我来着。”

 

 

 

其实郝眉也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KO。

 

讲真,KO这个人的确是很好,要不然他也不会从初中开始就被那么多女生喜欢。他头脑一直很聪明,学生时期不需要太用功就能拿到很好的分数;性格也超NICE,当初郝眉卖了他的自行车,他不仅没要求郝眉赔偿,郝眉受人欺负时还主动去救他、带他回家包扎伤口。关键是,他长得好又会做饭,食色性也,光这一项就能得满分啊!记得当年郝眉去KO家,被留下来吃晚饭,他看着KO系着特别显身材的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两条颀长漂亮的大长腿迈来迈去,一双白净的手摆弄着各色食材,幽如深潭的眼睛专注地盯着锅里咕嘟咕嘟的开水,当时他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少女心dokidoki了,恨不得自己也跳进那一锅开水里,被KO那好看的眼睛盯一会儿。

 

然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KO和自己一样,都是下面带把儿的大老爷们儿啊!也就是说,郝眉不仅得防着一大群小姑娘,还要通过个人魅力把KO掰弯,这他妈想想就心累啊!

 

而且,KO这种看上去就特别正直的人,怎么可能说弯就弯?

 

所以,眼不见心不烦,郝眉只好选择躲着KO,总结一下就是一个字——

 

“怂!”

 

于半珊一拍桌子,“郝眉你也太怂了吧!你又不是花季少女哪来这么多内心戏!听我一句劝,光躲着怎么行,一定要主动出击,不给别人留机会!你长得这么如花似玉,色令智昏,绝对没问题!”

 

“他是男的,我如花似玉有个鸟用啊……”郝眉抱着抱枕愁眉苦脸地躺倒在沙发上。

 

于半珊认真地点点头,“嗯,有鸟用。”

 

 

【04】

 

郝眉脑子里乱成了浆糊,干脆怂的翘了三天班,在家蒙头睡得昏天暗地。

 

所以,当第三天下午于半珊和提着好几个大袋子的KO一起出现在郝眉面前时,他怀疑自己肯定是睡出幻觉来了。

 

“嗨,莫扎他。”KO倒是挺自来熟,向郝眉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便提着袋子转身进了厨房。

 

“我靠?这什么情况?”郝眉一把拉住准备逃回房间的于半珊,一边看向紧闭的厨房门一边压低声音问道。

 

于半珊心虚地挠挠头,“那个……今天早上我去部门经理那儿帮你请假,正好KO也在,他听说你病假了,就非要来看你。本来吧,我是准备婉拒他的,但我看他下午去买了一堆吃的,觉得要是不带他来有点浪费,所以就带他回来了。你,你可别怪我啊……”

 

“……放心,我一点也不怪你,我就是有几句妈卖批。”郝眉微笑地看着于半珊,恨不得把KO带来的吃的全糊到他脸上。

 

 

 

有句俗话说得好,事情总会比你想象的更尴尬。

 

所以,当郝眉以为事情已经够尴尬了的时候,接下来的剧情又一次刷新了他对尴尬的承受底线。

 

他怎么也没想到,仿佛约好了似的,甄少祥也会选择在这时来他家。
当门铃声响起时,KO刚好把最后一道菜端到餐桌上。于是,他穿着不知从哪扒翻出来的郝眉几年前弄丢的围裙,两手湿漉漉地去开门了。

 

然后,KO看着西装革履拿着香槟玫瑰的甄少祥,甄少祥看着系着郝眉家围裙一身饭菜香气还提个锅铲的KO,两个陌生男人,面面相觑。

 

躲在房间打游戏的厨房白痴郝眉赶紧拉着于半珊跑出来。当于半珊看到甄少祥时,惊讶的差点把手机屏捏碎。而郝眉努力忍住幸灾乐祸的冲动,憋着笑介绍道,“那个啥……咳!这位是KO,我们新公司的老板。然后……这位是甄少祥,我们的朋友,同时也是于半珊的……”

 

“同时也是我的好朋友啊哈哈哈哈!”于半珊不知从哪里抓了一把葡萄干,飞扑上去塞进了郝眉嘴里,“来来来眉……莫扎他你先吃把葡萄干垫垫肚子!那啥,今天我们老板来慰问下属亲自下厨,甄少祥你有口福了,大家赶紧落座吧!莫扎他你多吃饭少说话,甄少祥你也是!来来来赶紧的!”

 

郝眉差点被一口葡萄干呛得背过气去,“咳……你特么……想噎死我吗……”

 

 

终于,和谐的晚饭时间开始了。

 

KO做了四菜一汤,虽然都是些不算复杂的菜式,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出来这一桌子菜,已经很厉害了。郝眉知道KO会做饭,但他不知道KO的厨技这么好,所以小小地吃惊了一下。而一旁的于半珊和甄少祥,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哇,这么多好吃的!来来来,先吃点菜。”于半珊习惯性地先给郝眉夹了一筷子菜。

 

“先吃块肉吧,你太瘦了。”KO默默搛了一筷子鱼肉放到郝眉碗里。

 

“你,你从哪看出我瘦来了?我一点都不瘦啊!还是你先吃吧。”话虽这么说,可郝眉吃着碗里的鱼肉还是很开心。

 

“昨天抱你的时候感觉到的。”

 

“噗——”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甄少祥喷饭。郝眉假装看不见于半珊那一脸八婆的表情,埋头一口不停地吃着鱼肉。

 

KO又将目光转向于半珊,“你和莫扎他住在一起?”

 

“嗯对啊,莫扎他是大佬,我傍着他呢。”于半珊半开玩笑道。

 

“一个有自理能力的男人,毕了业有了工作还要住在另一个男人家里,这种事情是上不了台面的。”KO正色道,“我最近在公司附近买了套房子,家具、水电都齐全,但一直闲置着。你明天记得去我办公室找我要房产证,先在那里住着吧。”

 

于半珊一愣,一整块排骨“叭唧”一下掉到了桌面上。

 

“你费心了,但我的人我来管教就好。”甄少祥炸毛,“于半珊,你老板不想你住在这儿,那明天你就搬到我的新房子去住。”

 

于半珊又是一愣,又一块排骨“叭唧”一下掉到了桌面上。吃个饭都能白得到两套房子,自己这人品是要上天?

 

而郝眉看着那两块香喷喷的排骨,心疼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05】

 

在KO第N次给郝眉夹菜时,郝眉终于沉不住气了。

 

“咳,我,我嗓子里卡鱼刺了,你们先吃着,我去卫生间看一下。”郝眉撂了筷子,满面涨红,起身跑向卫生间。

 

冲进卫生间里,反手大力甩上门,用冷水洗了好几遍脸,郝眉才觉得自己稍微好受了些。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依旧是一张烧红了的脸,郝眉忍不住丧气地一屁股跌坐在马桶盖上。自己刚才实在是太怂了!一看到KO用他的筷子搛了菜伸进自己碗里,郝眉就忍不住心跳加速、双颊发烫,说起话来也语无伦次,身体某个部位甚至开始充血——想到这儿,郝眉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某个部位”,它依旧倔强地抬着头,不肯服软。郝眉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自己:唉!郝眉啊郝眉,你也太没出息了!

 

正在郝眉坐在马桶盖上心理斗争要不要就地解决生理问题时,卫生间的门突然一下子被打开了。

 

“卧槽谁啊?”郝眉被吓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来。只见KO抱臂胸前,半倚着门框。

 

KO走进卫生间,侧身关上门,“你真被鱼刺卡嗓子了?”

 

郝眉心虚地笑了笑,“哈哈,那个,是啊,其实吧也没啥大事……”

 

“不可能。你吃的每一块鱼都是我夹给你的,不可能有鱼刺。”

 

“啊哈哈哈,是吗,那也可能是骨头吧……”郝眉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那你张嘴,我看看。”KO逼近。

 

郝眉看着一脸严肃的KO,觉得自己再推脱就会命不久矣,干脆心一横,张开了嘴。看就看,我就不信你能看出花来!

 

KO低下头,专心致志地看着郝眉。KO这张脸本来就好看,再这么在郝眉面前一放大,就是比原来还要乘上好几倍的好看,郝眉觉得自己的某部位越发蠢蠢欲动起来。他只好怂的闭上了眼睛。可是闭上眼睛,他还能感觉到KO炙热的气息,一呼一吸都散在自己脸上,弄得他心痒痒的。

 

郝眉在心里默默地哀嚎着,啊,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郝眉突然觉得嘴唇上被覆上了什么温热的东西。他睁开眼一看——

 

卧槽?

 

卧了个大槽?

 

自己日思夜想的大神KO,正捧着自己的脸亲吻?

 

郝眉的脸“嘭”地一下红透了,他一把推开KO,“卧槽你想干吗?”

 

KO被郝眉推了倒也不恼,伸出手捏了捏郝眉红通通的脸,“干你。”

 

“你等等!”郝眉一怔,“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字面意思。郝眉,都到这个地步了,就别装了吧。”

 

“谁特么装……不对?你刚才叫我什么?郝眉?你怎么知道我叫郝眉?你认出我来了?”郝眉的脑子“嗡”地一响。

 

“喜欢了10年的人,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KO双眼含笑。

 

郝眉整个人都懵了,这特么什么情况?做梦吗?

 

KO走上前抱住他,“郝眉,你初中的时候偷了我一辆自行车,我可是一直记得呢。虽然你长得好看,人也很可爱,让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但你可别以为长得好看就能抵债。”

 

KO低下头,轻轻咬住郝眉的耳垂,“毕竟出来混,可是要还的。”

 

 

 

 

 

 

END……吗?

 

 

 

 

 

 

 

 

次日早,被吃干抹净的某人躺在床上,哀怨地看着KO,“KO,我腰疼。”

 

“我给你揉揉。”KO把那人捞进自己怀里,温热的手掌在腰部停留片刻,却又往下滑去。

 

“哎哎哎你干吗?”

 

“我摸自己老婆不行啊?”

 

“滚!谁是你老婆!我明明是你老公!”

 

“是吗?那再来一次,看看谁在上面。”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唔唔唔唔……”

 

 

 

甄少祥家,另一位被吃干抹净的也欲哭无泪地躺在床上。

 

“混蛋郝眉……我心疼他才把KO带回家给他助攻,没想到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被你拐走,还有人性吗……”

 

“虽然不知道你们新公司的老板和郝眉是什么关系,但我以后一定会请他吃饭感谢的。”甄少祥低头吻了吻自己怀里的人,“要不是他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把你拐回家啊。”

 

“要不是他昨天晚上对郝眉心怀不轨做了一堆壮阳补肾的菜我也不可能腰这么疼啊QAQ”

 

 

 

——


真·END

 

 

一下午敲完这么一堆字我也快肾虚了……需要KO大大给我做菜吃_(:△」∠)_

评论(17)
热度(187)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