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开学淡圈,不定期诈尸(。・∀・)ノ゙

——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k莫】ko连着一个月不上早课的原因


脑洞出自最近流行的一句话:自从有了xxx,君王从此不早朝。你们懂的。


大概算是新年贺文吧?


——


作为21世纪的独生子女,莫扎他同学必备的属性便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所以,当他得知父母大人要双双出差一个月同时保姆阿姨还要休假的时候,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没人给自己做早午晚饭没人给自己洗衣服洗袜子没人陪自己唠嗑没人替自己跑腿没人关系自己吃得饱不饱穿得暖不暖,这一个月可怎么过啊!


直到这时,莫扎他才发现了家人的重要性,情至深处,他忍不住引吭高歌道:“啊——没妈的孩子像棵草——”


“别唱了眉妹!吵死了!”前排的愚公抗议道。


“猴哥,我心里苦……”在愚公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莫扎他还不死心,一双星星眼又看向猴子酒。


“公共场合切勿大声喧哗。”猴子酒一本正经地摇摇手指。


被两人联合起来怼的郝眉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哭唧唧地威胁道:“你们两个,小心我告诉KO!”


正击掌庆祝集火成功的两人听到KO的名字,一下子变了脸色,“卧槽眉哥我们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眉哥你想怎么唱就怎么唱我们绝不嫌吵!”


莫扎他得意地笑道:“哼,现在知道抱你眉哥大腿了?晚了!”说着便去拍KO肩膀,“嘤嘤嘤KO这俩人欺负我……”


话音刚落,正专心致志研究一道数学题的KO立刻摘下耳机看向莫扎他,好看的桃花眼中添了笑意,一向冷冽的嘴角也勾起了微小却温暖的弧度,“哦?罪行?”


“KO哥我俩就……”“我只不过哼了个歌他俩就嫌我吵还要我闭嘴把我凶的好惨呜呜呜我招谁惹谁了KO你可一定要帮我做主啊呜——”莫扎他以超乎常人的肺活量抢到两人之前感情充沛地说完了这一大段话,还不忘作装哭状。


“好。”KO安抚地揉揉莫扎他软软的头发,又转向愚公和猴子酒,“你们两个……”


“冤枉啊KO哥!”愚公哭丧着脸揽住猴子酒,“我们两个难兄难弟饱受眉哥噪音……啊不,是天籁之音的叨扰,实在没办法静心学习。眉哥此曲只应天上有,可不能在人间瞎唱啊!”


KO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于半珊、你那个LOL钻石号还要不要了?丘永侯,信不信我把你电脑E盘里所有隐藏文件打包发给班主任?”


“别啊KO哥!”这招果然管用,俩人谁也不敢招惹全校闻名的电脑高手KO,只好翻箱倒柜搜罗了好多零食堆在KO桌上,以示悔过。


莫扎他看着KO桌上渐渐堆成小山样的各色零食,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见两人已经把所有存货毫无保留地拿了出来,KO这才点点头,然后把自己桌上那一座小山推到了莫扎他桌上。莫扎他乐不可支,笑出了一对甜兮兮的酒窝、抓起一块威化撕开包装“咔嚓咔嚓”咬的特别解气。


“一想到我们给KO哥的零食都被你给吃了,我就特别不爽。”猴子酒看着沉迷于零食的莫扎他,不甘心地挑了一块莫扎他最喜欢的巧克力。莫扎他见状伸手想抢,猴子酒却抢先把巧克力放进了嘴里,一脸的得瑟。


“KO……”莫扎他瘪瘪嘴。


“明天赔十块一模一样的巧克力给他。”KO说完,又戴上耳机去钻研那道莫扎他不会做顺手丢给他的数学题了。


愚公同情地拍了拍一脸呆滞的猴子酒的肩膀,“兄弟,为你的钱包默哀。”







莫扎他的食宿问题还是没能得到解决。


一想到接下来就要连吃一个月学校食堂或者外卖快餐,莫扎他就觉得反胃,连妈妈临走前特意给他做的三杯鸡都没心情吃了。在一群狼吞虎咽吃供餐的高三生中,捧着饭盒愁眉不展的莫扎他还真是鹤立鸡群引人注目。


KO端着餐盘在他旁边坐下,“零食吃多了?”


“不是,没胃口。”莫扎他用勺子胡乱拨着饭盒中的鸡肉,“我父母要出差一个月,保姆阿姨也有事请假了,一个人住,愁啊……”


“陪我住宿舍。”KO默默地把餐盘里的排骨一勺勺送进了莫扎他饭盒里。


莫扎他眯了眯眼,看样子是对这个建议挺满意。“嗯,可以考虑。不过,我总不能吃一个月食堂吧,这食堂的菜真不是人吃的啊……”


“你现在就在吃不是人吃的东西。”KO提醒正吮着排骨的莫扎他。

莫扎他“呸”地一下吐出一块骨头,“那也不能连吃一个月啊!况且,这排骨是你给我的,我才吃得下……”


“宿舍有水有电,我给你开小灶。”


莫扎他眼睛一亮,很快又暗了下来,“可是,食材呢?”


“晚上我逃课去买。”


“那,住宿舍有老师查考勤,我住在你们宿舍,万一老师查到你们多了一个人怎么办?”


“下午微机课我可以黑进值班老师电脑,把考勤的名单改掉。”KO用“我可以上百度查一下”的语气轻描淡写地说,“心情好点了没?阿姨做的三杯鸡,再不吃就凉了。”


莫扎他这才反应过来,眉眼弯弯地舀了最大只的鸡腿放到KO盘里。








晚上,当KO左手提着几个大塑料袋右手牵着莫扎他,走路带风地走进宿舍时,正抱着手机打排位的愚公吓得手一滑,差点把刚入手的肾7摔到地上。


“诶?!眉妹?!你怎么来了?!”愚公十分惊诧,刚流露出一份友好性的嫌弃表情,就对上了KO凛然的眼神,他连忙敛了神色,干咳两声,“啊那个,欢迎,随便坐。”


“哟KO哥,你这袋子里有锅碗炉子,还有这么多吃的,这是要在宿舍里做饭啊?”猴子酒十分捧场地从上铺一跃而下,“来KO哥,露一手!”


KO没理他,指了指靠窗的一张下铺,对莫扎他说:“那是我的床,先坐下。我去洗锅。”


莫扎他刚点头应声,看到那平平整整没有一丝褶皱的床单和叠成豆腐块的被子,又没忍心破坏这一床极具艺术感的画面,只好搬了把小凳坐下。


KO一走,愚公和猴子酒就立刻黑虎掏心般飞扑到了KO床上。愚公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而猴子酒大力蹂躏着KO叠的四四方方的被子,“有生之年能坐上KO的床,摸到KO的被子,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KO平常不让你们坐他的床吗?”见两人都是一副虔诚的滑稽表情,莫扎他好奇道。


“岂止是不让坐,连碰一下都不行啊!这是KO大神的床,我们凡人怎么能造次!也就你能被允许坐一下,结果这么好的机会你这么不珍惜,只好由我们来啊替你享用。”愚公抱着手机享用着KO的床,“据说这床吸取天地之精华,谁躺谁就能功成名就、飞黄腾达,你们说我躺了这床,明天向甄少祥表白能成功不?”


“功成名就、飞黄腾达,应该不包括表白成功,那是归红鸾星管的。”猴子酒好心提醒。


莫扎他汗颜。躺一下就能功成名就飞黄腾达,那他躺上这一个月,难不成高考还能考成个状元?






欢乐的洗漱时间在闹腾中过去了,怎么分床又成了一个问题。


KO他们宿舍原本是四个人,但肖奈常年不在,所以是三个人四张床。愚公猴子各睡各的床没毛病,而留给KO和莫扎他的就是KO和肖奈的床。


本来莫扎他早就打算好了,他睡肖奈的床,KO 睡他自己的床,多简单明了。可是KO坚持让莫扎他睡自己的床,还说不允许莫扎他睡除了他以外任何人的床。于是,在KO的威逼利诱和糖衣炮弹下,两人终于达成一致:莫扎他睡KO的床,KO睡肖奈的床。


解决完了纠纷,莫扎他终于安心地躺到了传说中KO的“神床”上。本来莫扎他不是个认床的人,甚至可以说睡哪儿哪儿香,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一闻到新被单上清新自然的柠檬洗涤剂的淡淡香气,再一想到自己身上是KO盖过的被子身下是KO躺过的床单,顿时莫扎他觉得浑身燥热起来,从头烧到了脚,好像自己躺的不是床而是烧烤架。


大神的床凡人果然不能随便躺啊!莫扎他感慨着,辗转反侧到了十二点,好不容易有了点倦意,却又被愚公和猴子此起彼伏、交相辉映的鼾声二重唱吵得清醒无比。想到明天还有班主任的早课,莫扎他登时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生无可恋。


KO应该也睡了吧……莫扎他幽怨地抬起眼,却正好对上一双清冷幽深的眼瞳。


“哎哟我去!”莫扎他被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叫出声,又想起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连忙降低分贝,“KO,大半夜不睡觉,你站这儿吓唬谁呢?”


KO没说话,而是把莫扎他身下的床单一卷,直接连人带被褥地扛出了宿舍。莫扎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眼前一黑,整个人被裹进了床单被褥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莫扎他感觉自己被放到了一张光秃秃的硬板床上,这才挣扎着从床单中爬了出来。环顾四周,自己正身处一个黑漆漆的空房间里。顿时,莫扎他脑海中涌现出一堆乱七八糟的成语:月黑风高、孤男寡男(?)、引狼入室、为非作歹……


呸呸呸,自己这是被愚公带进沟里了!莫扎他努力摇摇头,似乎是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统统甩掉,然后又看向让他产生这些念头的“罪魁祸首”,“KO,这是哪?带我来这干吗?”


KO俯身替莫扎他整理好身下皱巴巴的床单褥子,说:“这一层楼都是上一下高三生毕业后空出来的房间。愚公和猴子睡觉打呼噜,我怕他们吵到你。”


“哦……那,谢谢你,你快下去睡觉吧。”莫扎他看着KO,孩子气的大眼睛在黑暗中亮晶晶的。


“嗯。”KO应了声,却在莫扎他床边坐下了。


“哎……你怎么还不下去?”莫扎他问。


“我没打算下去。这一层就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莫扎他不禁觉得好笑,于是故意用不耐烦的口吻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再有半个月就成年了,自己一个人睡一觉没在怕的!”


“我知道。”KO低头,在莫扎他额前落下温柔的一吻,“可是我怕。”



可是我怕。



莫扎他鼻子一酸,湿漉漉的大眼睛正好对上了KO坚定却深情的眼神,不由一愣,接着抬起脸,将自己温热的嘴唇贴紧了KO柔软的双唇。


KO的嘴唇,凉凉的,甜甜的。


是自己一直憧憬的,爱情的味道呀。






次日早课,猴子奋笔疾书,一个人抄着三个人的笔记,一边抄一边哀嚎:“唉——自从有了莫扎他,KO从此不早朝啊……”


——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144 9
评论(9)
热度(144)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