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开学淡圈,不定期诈尸(。・∀・)ノ゙

——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K莫】故事的开端是一盒杜蕾斯


作者以杜蕾斯作为贯穿全文的行文线索,大概是为了表达她是个污婆的思想感情(。

 

——


“迷!你!嘛!你!喔!money go my home!”

 

不大的便利店里,手机铃声轰地炸开,仿佛平地一声雷,惊了工作时间开小差愣神的收银员,也惊了机主郝眉。彼时郝眉在为购买物美的进口薯片还是价廉的国产薯片而纠结不休,A大高材生脑中的运算系统正马不停蹄地计算着两款薯片的性价比,突然,手机铃声响起,郝眉的思绪冷不丁被中气十足的男声打断,心一惊手一滑,刚入手的肾7Plus一下子以720度转体加托马斯全旋的优美姿态应声落地。好在某水果牌手机的质量与价格勉强还算成正比,虽然刚经历了一场空难,但它仍然坚强不息地纵声高唱着:

 

“爱的鼓励大喜宙~哦哦~莫愁莫愁莫愁~”

 

郝眉的思绪这才被唤回了现实。他先是看了一眼货架上乖巧无辜的薯片,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壮烈悲歌的新手机,接着瞳孔顿时骤缩,整张脸都因痛苦而扭曲在了一起,“F**k!老子的新手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发着呆的收银员也才回过神来。小姑娘看着捡起手机哀嚎不止的郝眉,见怪不怪地打了个哈欠,顺手把碎发拢进白绿相间的工作帽里,换了个姿势半倚在收银台前继续发呆。

 

 

郝眉心疼地摩挲着饿了好几个月攒钱换来的新手机,“屏都碎了啊……”他又看了一眼来电人,清秀的娃娃脸顿时变得狰狞可怖。他划开接通建,对着手机那一端不由分说就是一顿骂:“死愚公闲的没事给我打电话干嘛?害的我把手机都摔了!赔钱!”

 

 

电话那头愚公的语气倒是不愠不恼,但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眉妹……你在便利店呢?”

 

 

“在啊,咋地了?”郝眉没好气地说,“我可不给你捎零食!”

 

“不是,我是想……帮我带盒杜蕾斯回来……”愚公一句一喘、有气无力地回道。

 

“啥?”郝眉吓得手一抖,手机差点再度遭殃。他心有余悸地攥紧了手机,同时不可思议地追问道:“你,你他妈要这个干啥?祸害小姑娘?小,小心我找甄少祥告状!”

 

 

“你别管那么多了,买了快点回来,救场如救火啊……到时候你放宿舍门口,敲敲门走就行,你敢进宿舍我让甄少祥打死你……”听到这儿郝眉算是明白了,合着这对奸夫淫夫已经搞一块儿去了。

 

 

有火没柴是挺尴尬的,虽然火的主人刚才间接让他摔了手机还无形中给他强塞了一吨狗粮,但作为愚公最铁的好哥们兼小甄总花大价钱雇来的僚机,郝眉还是敬业地决定,这杜蕾斯,得买!

 

 

不过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挺难。作为一个连姑娘的小手儿都没牵过的纯情处男来说,买杜蕾斯确实挺让人羞耻的。郝眉在心里默念了几十遍“我已经成年了”,好不容易才克服了巨大的心理障碍,挪到计生用品专柜闭着眼抓了一盒,顶着一张大红脸就去结账了。

 

 

收银员小姑娘长得挺漂亮,虽然爱发呆,但工作时也挺认真负责的。她一边扫着商品,一边念着商品名以向郝眉确认,“薯片一包,芬达一罐,养乐多一打……避孕——咦?小哥你是第一次买吧!这款其实不太好用的。”

 

 

郝眉“噌”地从头热到了脚,一边惊诧于现在小姑娘思想的前卫,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那个,你别误会,我不是自己用……”

 

 

小姑娘笑得暧昧不明,“不用解释,都是年轻人,我懂的——不过说真的,你拿的这款果香不太实惠,我个人更推荐超薄6只装,便宜大碗,体验又好……”

 

 

郝眉奇了。他忍不住再三确认了小姑娘工作服上的logo,才知道自己的确是在7-11,而不是误进了屈臣氏——这口才,不进屈臣氏当个导购员,简直是埋没人才!

 

 

小姑娘仍滔滔不绝地说着,丝毫没有留意到郝眉痛苦的眼神。其间,郝眉几次岔开话题欲交钱离开,结果都没有得逞。他只能被自来熟的小姑娘拉着胳膊,一边听她从计生用品扯到高考改革的激情澎湃的演说,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东方的西方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各路神明大人们,救命啊!

 

 

也许是某位神明刚好听到了他的诉说,正在小姑娘扯到了通货膨胀时,便利店的老板刚好推门而入。小姑娘一见老板立马乖乖闭了嘴,怯怯地唤了声“老板好”,转身去拿塑料袋帮郝眉装东西了。

 

 

世界清净了,郝眉心情愉悦。他提着沉甸甸的袋子,正准备离开,一转身正好与便利店老板四目相对。这个便利店老板五官端正、剑眉星目,利落的板寸头和一身黑的打扮散发着生人勿扰的压抑气场,挺拔的身材和俊朗的面貌却又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只是……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呢?

 

 

“KO?”郝眉惊喜地叫出了声,“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说我怎么最近在餐馆都见不到你,原来你偷偷跑到A大旁边开便利店了!”

 

 

对方一向零表情的冰块脸上也罕见地露出了微笑,“好久不见。”

 

 

“真是好久不见,我想死你——做的糖醋排骨了!上次你在我们宿舍开了小灶,后来好几天我都觉得余味绕梁呢!”郝眉做了个夸张的陶醉表情,咧开嘴笑得露出了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今天留下吃饭吧。”KO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郝眉软乎乎的头毛,“我掌勺。”

 

 

“真的啊?好啊好啊!”郝眉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雀跃地跟着KO进了里间,把给愚公捎杜蕾斯的事完全抛在了脑后。

 

 

而收银员小姑娘此刻正在心里暗自垂泪——老板啊,为了给你当好wingman,我可是把小学生理课上的家底儿全扒出来说了!


 

 

 

 ——

 

 

 

 

 

 

 


咳,你们好像还忘了两个人。

 

 

宿舍里,等郝眉等太久差点熄火的愚公和小甄总,终于在郝眉床底下找到了全新的KY和杜蕾斯超薄6只装。于是在郝眉尽享排骨饭时,奸夫淫夫已经进行了生命的大和谐。

 

 

当然,他们无暇顾及这些东西的来历,更不会联想到几个月前某个叫KO的大厨曾带着一堆东西来宿舍里做饭。

 

 

学学人家KO老师吧,要未雨绸缪啊。


——


  105 14
评论(14)
热度(105)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