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川淼】先斩后奏(二)


《嫌疑人x的献身》中国版   唐川x罗淼


短小,ooc


前文走:先斩后奏(一)


——


唐川拼命忍住了把罗淼就地正法的冲动。

 

思考半晌后,他斟酌着语气开了口,“……吃早饭吧。”

 

口气像是平常在刑警学院里遇上了一样轻松自然。

 

罗淼扬着头,紧紧盯着唐川。他的眼神像钉子,将唐川牢牢地钉在原地,动弹不得。饶是受警局之托整日与犯人打交道的唐川,在这无影灯般的眼神的照应下,也有些不自在。

 

 

终于,罗淼开口了。

 

“能给我条裤子吗,唐教授?”

 

 

 

——

 

 

 

Get到一条短裤的罗淼终于进入了能与唐川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心平气和吃早餐的和平时间。

 

“唐教授,昨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摆着咖啡的长餐桌是唐川的主场。刚才还敢盯人的罗妙已经完全没了气势,他快速地咬了一口三明治,怂得低下头不敢直视唐川的眼睛。

 

在快节奏的大都市,一夜情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是成年人之间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可唐川似乎没有借坡下驴的意思。他没说话,缄默地把玩着手里的咖啡杯,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不要怂,就是干!

 

罗淼给自己打气似的恶狠狠咬了一大口三明治,“待会你去上班的时候把我捎到警察局吧……”

 

话音刚落,就见唐川“咣”地把咖啡杯往桌上一放,隔着一张桌子罗淼都能感觉到唐川身边“噌”地升起了四米八高的黑压压的气场。识时务者为俊杰,罗淼赶紧把后半句“陈队要我今天跟他出警”和着三明治一起嚼碎咽下了肚。

 

 

 

沉默。

 

 

 

罗淼咬着生菜叶子,小心翼翼地抬起眼,对面的唐川依然保持着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装逼脸。他喝完了杯底的咖啡,用餐巾纸擦了擦嘴,然后站起身,拿起椅背上的风衣搭到了手臂上。

 

“唐教授走吗?等我一下。”罗淼赶紧跟着站起来。

 

唐川已经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听到这话又转过身看了罗淼一眼,“不用,我找陈队长替你请过假了,今天你在家休息。”

 

接着,门被“砰”地关上。

 

 

 

——

 

 

 

唐川站在家门外,定定地望着电梯门右侧小块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楼层数。从家门口到电梯再到单元门,这条他已经天天重复走到乏味的上班必经之路,今天却让他充满了期待。

 

因为今天下班后,家里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空无一人了。

 

 

电梯门随着“叮”地一声徐徐打开,又缓缓关闭。

 

唐川站在电梯里,对着镜子整了整衣领,脑海中逐渐浮现出罗淼的脸。刚才在家对他是不是有点凶了?

 

系上衬衣第一颗扣子,谁让他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的,

 

紧紧领带,就这么把他一个人扔在自己家里真的好吗?

 

撩开额前的碎发,让他提前熟悉一下以后的住处,有什么不好的。

 

电梯降到了最底端,门再次开启,唐川心情愉悦地大步走出了电梯间。

 

 

 

——

 

 

 

罗淼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了自己是铁、床是吸铁石的感觉。

 

他侧躺在那张自己做梦都想躺上去的床上,把脸埋在塞着安神的花草药的枕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顿时,每个肺泡都被清香充盈。

 

有薰衣草的味道,有铃兰的味道,还有唐川的味道。

 

好香啊。

 

他抱着枕头在床上打了个滚儿。

 

自己居然在唐川的床上打滚儿啊……罗淼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莫名地傻笑起来。这是多少妹子一生都难以实现的夙愿,可是现在自己轻轻松松就实现了。要是被刑警学院里那些沉迷唐川美色无法自拔的妹子们知道,自己肯定免不了捱一顿粉拳。

 

他知道小姑娘们都上赶着想和风华正茂事业有成的唐教授谈恋爱,他又何尝不是呢。

 

可是他也知道,和唐川做朋友才是最可靠的,爱情这东西太极端,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他没信心将一段见不得光的恋情维系一生。

 

所以啊,趁着现在还不用面对现实,赶紧在这塞纳的歌声一般惑人心智的床上,再自欺欺人地沉沦一会儿吧。

 

 

 

——

 

 

 

罗淼昏昏沉沉地醒来时,居然已经是下午了。

 

前几天他一直跟着队里追捕一个跨省流窜的诈骗犯,连着好几天奔波忙碌,昨晚喝酒也是为了庆祝警局在唐川的帮助下成功破获了一起巨额连环诈骗案,并逮捕了那个狡猾的逃犯。所以,在极度困乏的状态下,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

 

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罗淼下了床,站在通透的大落地窗前,雨水凛冽而潮湿的气息从玻璃的罅隙里挤进了屋子。他盯着被积雨云染灰了的雾蒙蒙的天空,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是凉的。

 

是那种炽热猩红的木炭燃尽后,徒留下黑色灰烬的凉。

 

他望向楼下,流动的车海中,一辆红色的牧马人格外显眼。亮得近乎刺眼的明黄色大灯横打在雨中,倏地劈开了昏暗连绵的雨幕。


——


怎么感觉越写越矫情了【。


肉漫漫其修远兮……

评论(12)
热度(39)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