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川淼】没头脑和不高兴


《嫌疑人x的献身》中国版   唐川x罗淼


短小,ooc,一发完


——


00.

 


罗警官总是没头脑。

 


唐老师总是不高兴。

 


01.

 


罗警官第一次见唐老师是在刑警学院的羽毛球场。

 







罗警官其实不喜欢羽毛球,高考前为了体能测试狂补体育的经历让他现在见了任何球类都会感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恶心,所以,当手下的小警员欢蹦乱跳地来找他打羽毛球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然而面对满眼放光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欣欣向荣的祖国小花朵儿,那句“我讨厌打球”最终在快滑到嘴边时打了个转儿,变成了“行啊,走吧”。

 


话说完罗警官有点后悔,不过他看着欢欣雀跃的小警员,顿时觉得自己为江北刑警学院羽毛球界一位种子选手作出的贡献与牺牲是值得的。

 


小警员特会挑时间,他们到羽毛球场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江北春天温度最适宜的午后。阳光被场地旁一行行葳蕤巨树的叶缝割成了柔和的小块,均匀地铺在地上。罗警官踏着一地细碎的金影,沐浴着和煦的阳光走进了羽毛球场。微风掠面不寒,吹拂送爽,地上的树影微微摇晃,发出娑娑声响,一切都舒服得那么协调——



如果没有一个羽毛球迎面飞来的话。

 





然而,生活没有如果。所以无可避免的是,一个羽毛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好的弧线,然后不太美好地直击罗警官面门。

 


岂止是不太美好,简直是太不美好。

 




罗警官看着那个无辜地在地上蹦了两下后停下不动了的羽毛球,满腔的怒火即刻要倾泻而出。他猛地仰头看向羽毛球的来向,一双怒目却映出了他此生看过的最美好的场景。

 


身着白衬衫的高大男人站在不远处,身廓和五官线条镀着一层阳光的金色,修韧的身影被太阳在地上拉成了颀长的影子。他挺拔的身姿与背后满溢的阳光,构成了一幅艺术品般的画面。

 


这他妈简直美得是幅画啊。

 


罗警官瞪大了眼睛。在他黑溜溜的瞳仁里,男人的身影越来越近,面孔越来越清晰,最后,照映出一张俊朗的脸。

 


“没事吧?”

 


焦急的语气让罗警官心头一暖。

 


“没事,不要紧,”

 


男人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舒缓,似乎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我还以为看到羽毛球迎面飞来不知道躲的人,脑子多半有病呢。”

 




02.

 




最后罗警官是在小警员“老大打人要被处分”的劝解声中被连拉带拽地带离球场的。

 


失手把羽毛球打到人脸上情有可原,失手把羽毛球打到人脸上后不道歉也可以忍。

 



可是失手把羽毛球打到人脸上后不仅不道歉还骂人脑子有病,这就过分了。

 



要不是小警员在身后死命拦着,罗警官当时就想撸袖子冲上去让他见识见识江北刑警的格斗实力。

 

 




 



 

 

“算了老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办公室里,小警员替罗警官吹着微烫的咖啡,“你是不知道,那人可是咱们刑警学院物理系最年轻有为的副教授唐川啊!”

 


“我管他什么鬼教授!”罗淼气得一攥拳,“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三观多半不正常!”

 


“对呀老大你知道的,这种搞学术的人三观和我们正常人都不太吻合。何况他是唐川啊!像这种天才,脑回路一般都比较……清奇。”小警员安抚地笑着把咖啡递过去。

 


“唐川?我记住他了!”罗警官满眼怨念地抿了口咖啡,又差点撂了杯子,“哎哟!烫!”

 


小警员忙不迭地接过杯子,“没事吧老大?”

 


罗警官摆摆手,“我自己不小心,不怪你。以后也别泡咖啡了,我喝不惯。去把杯子刷了吧。”

 


“哦好。”小警员抱着杯子乖乖退下。

 

 









 

 

 

罗警官在校内社交网的搜索栏敲上唐川两字,又一摁回车,屏幕立刻被满满的帖子占据。

 


“江北刑警学院最帅男神教授唐川,课课学生爆满,谁能告诉我怎么抢上他的课?”

 


“今天早上六点就起床去占位,总算占到了唐教授的课!真人比照片还帅啊!”

 


“校内偶遇唐川教授,激动!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吗?”

 


……

 


罗警官一条一条帖子看下来,原本的怒气渐渐平息,心底居然还生出一股钦佩。高考状元、名校毕业、海外留学、物理天才……这么多前缀再加上一张帅得过分的脸,让人对他根本讨厌不起来。

 


而当他看到前一阵子搅得整个警局寝食难安的变态女艺术家分尸杀人案就是在唐川的帮助下才成功破获时,内心已经是由衷地五体投地。那个案子他也有所耳闻,其复杂程度已经到了正常人根本听不懂作案过程的地步。凶手心思极其缜密并精通数学化学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可用线索,而且作案手段残忍之至,让人根本无法将这桩案子与一个瘦小寡言的女孩联系起来。

 


可以说,如果没有唐川,能否破案还是未知数。

 

 




 

 

 

偶像啊,这简直就是偶像!

 


迷弟罗警官已将一小时前自己被偶像骂脑子有病的事完全抛在了脑后,上网浏览起了偶像的信息。

 


而只是去洗了个杯子、回来就看到罗警官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唐老师照片的小警员,开始深深地思考起了自己去洗被子的空当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

 


03.

 


“这位是唐川,咱们学校物理系副教授,这次负责协助你调查214汉阳路车祸案。”

 


陈队简单介绍着唐老师,罗警官却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只是看着背光站在对面的唐老师,觉得此刻的他好看得有点不真实。

 


这是偶像啊,大神啊,有钱人啊!

 


罗警官觉得自己要眼冒红心了。

 


“幸会幸会,唐老师,我是罗淼……”罗警官最终矜持地忍住了扑上去抱大腿的冲动,改成和偶像握了握手。

 


偶像的手好白手指好长手心好暖啊!罗·三千度粉丝滤镜·唐川迷弟·淼在心里感叹着,此手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嗯,我认识你。”

 


妈呀偶像回话了好激动!等等……偶像说他认识我?难道他早就听说过江北刑侦队大名鼎鼎的罗警官并仰慕已久?难道这看似是个迷弟单箭头追星故事其实是个偶像x粉丝双向暗恋的故事?难道自己即将就要迎娶偶像走上人生巅峰?

 


“上次在羽毛球场被球打了的哪个。”

 


04.

 


其实唐老师这人挺不错的,长得好看,脑子好使,心地也善良。只不过他不说话的时候是个花瓶,一说话就是杆机关枪,突突突往外冒枪子,逮谁怼谁,好像全天下都欠他钱。所以,罗警官和唐老师的相处模式,也从一开始的罗警官单向唐吹,变成了后来的两人双向互怼。

 


当然,怼归怼,追归追。尽管罗警官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在追唐老师,但每天早上按时按量投喂三明治的自己,和中学时期每天把肯德基早餐塞到隔壁班班花抽屉洞里的自己,似乎在慢慢地重合。

 


当初他塞了一个月早餐后被隔壁班班花现场抓包,小姑娘花枝乱颤地抓起汉堡扔到他身上,嘲讽地大笑着说:“可算被我发现了,原来就是你每天给我塞垃圾食品!是不是你们班班花指使你来的?我就知道她嫉妒我比她瘦!”可怜小罗同学的一片苦心和提前透支的一年零花钱就这么白白付诸东流,还造成了俩姑娘长达一年的冷战。

 


如今他又每天早上给唐老师塞三明治,千岛酱蛋黄酱沙拉酱番茄酱油醋汁橄榄油,鱼子酱火腿奶酪金枪鱼培根酱鲱鱼,7-11的三明治柜台被他扫荡了个遍,连收银员小姑娘都认识他了。唐老师没有把三明治扔到他身上,这让他觉得心理阴影面积减小了许多;但唐老师也没有对这种暧昧的行为提出明确质疑,这又让他开始怀疑唐老师的情商是不是真的为零。

 


毕竟能量守恒定律显示,智商越高,情商越低。

 

 

 

 















 

车祸案在唐老师的协助下很快破获。凶手是个物理博士,人帅条正,按理说这种人身边是不缺女生的,可他偏偏喜欢上了自己哥们的女朋友,追求无果爱而不得,还眼睁睁看着那女生和自己的哥们从言笑晏晏到新婚燕尔。博士一气之下,搞了个次声波放射器,在情人节这天给赶着回家和老婆过节的哥们创造了一场车祸。哥们死了,女生崩溃了,博士悔不当初。

 


不过这些跟警察都没关系。结案了,就是万事大吉。

 














 

 

庆功宴后,罗警官又叫着唐老师去路边摊吃个夜宵。本以为像唐老师这种高岭之花阳春白雪是从不去路边摊的,没想到唐老师欣然答应,还轻车熟路地找了家串儿店。

 


“其实……那个物理博士也挺可怜的哈。”罗警官用牙嗑开一瓶啤酒,试探地提起话头,“他只是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再聪明的人,也难免会有为情所困的时候。”

 


“毕竟感情这东西真不受人控制啊……”罗警官喝了口啤酒,红晕悄悄爬上他的脸颊。

 


唐老师身姿挺拔地坐在小马扎上,手里拿着串小红腰,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他深邃的眼眸中毫无温度,却仿佛能洞察一切。

 


“我不会像他那样傻。”

 


月华如练,在他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早知道自己会为情所困,那一开始我就不会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

 


05.

 


罗警官觉得自己心绞痛要犯了。

 


他真的好讨厌跟唐老师一起打羽毛球啊。

 


明明是自己精心计算好了角度力度风向后用尽全力打出的一球,可唐老师随手一挥拍,就轻轻松松又打了回来。

 


比赛还没开场,他就已经出局。

 


06.

 


后来罗警官才知道,打羽毛球这种事也是要分人的。

 


如果唐老师的对手是石泓,那估计一开场,他就要捧着羽毛球双手奉上了。

 


07.

 


罗警官死活想不明白,唐老师为什么那么喜欢石泓。

 


少年唐川和少年石泓的惺惺相惜,他还可以理解。可经过了十六年的世事变迁,哪怕石泓已经是个杀人犯,哪怕石泓差点要了唐老师的命,唐老师依旧对他情有独钟,躺在病床上都忍不住握着前来探望自己的罗警官的手语重心长地说:“石泓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我不怪他……”

 


妈的,你不怪他就不怪他,跟我说个毛?

 


“我知道他心很好……”

 


呵呵,你怎么就不知道,我心也很好,好得很。

 


“他一直是我的挚友,我了解他。如果这十六年我在他身边,他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嗯,如果这十六年你在他身边,我也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为了一个人受这种憋屈。

 


“罗淼,我和他之间有最真挚的友谊……”

 


哦,是啊,我没瞎,能看出来。

 


“我去给你刷个碗喝汤吧。”罗警官黑着脸把盛着昨晚熬夜炖的猪骨汤的饭桶往桌上一放,拿起一个碗转身就走。


 

唐老师看着罗警官的背影,在心里默默叹气。

 


真是没脑子。

 


08.

 


唐老师车祸康复之后经常拉着罗警官去打羽毛球。

 










唐老师一记挑高球,“嘭”地打在罗警官的嘴唇上,立刻留下火辣辣的痛觉。

 


罗警官呆呆的咬着下唇翻起的死皮,直到一股铁锈味涌入口中。他看着从不远处跑来的唐老师,突然觉得时间好像回溯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罗淼,你怎么还是这么没脑子啊。”男人戏谑的调笑带着上扬的尾音,在阳光中扬起悦耳的弧度。

 


“彼此彼此,唐老师,你也还是这么毒舌啊。”罗警官最大的长进就是学会了在唐老师怼他时反击,“整天一副见谁都不高兴的样子,好像有人欠你钱似的。”

 


“没人欠我钱啊,倒是我,欠你一百三十四个三明治呢。”

 


罗警官正想感叹唐老师终于良心发现了,刚被羽毛球打过的地方就覆上了唐老师软软的嘴唇。

 


“刚好,我有脑子。”

 


唐老师迎着春风,笑得让人心头一颤。

 


“不如,我把自己赔给你?”

 


09.

 


罗警官想说,三明治七块五一个,你觉得你值这么多钱吗?

 


可是他说不了,因为他的嘴被唐老师堵了。

 


10.

 


罗警官依旧没头脑。

 


唐老师依旧不高兴。

 


可是没关系啊,他们有彼此了。

 


唐老师就是罗警官的头脑,罗警官就是唐老师的高兴。



——



如果下周末没更《先斩后奏》,就说明我期中考试砸了。


祝我好运:)

评论(14)
热度(73)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