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に一二菌

国家认证一级低产咸鱼

——

江湖人称【老柠檬】

·极限挑战
/红兴/双黄/

·微微一笑
/k莫/香芋/

·漫威
/锤基/all铁/

【沙李】李佳佳同学今天听墙角了吗?



设定:你康和欧阳菁已离婚,沙李已确定关系,李佳佳正在国内读初三,跟着你康住。


——


 

欢脱无脑,短小清水,小学文笔,极度OOC,毕竟看《人义》时我一心只想着舔祁厅长的美颜


——


最近沙李群里新进了一位太太。

 


这位名为一人二土的太太,顶着系统自带的傻笑企鹅头像,进群后就一直潜水,半个月没说一句话,差点被群管踢出去。然而,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她上传到群文件里的一个WPS文档,炸醒了大半个群——

 


这篇六千字的PWP,描写细腻真实,笔风雄健有力,全文行云流水、斐然成章,可谓是字字珠玑。而且,文中虽然只有简短的几段对话,但对人物性格的把控格外准确,遣词造句都活灵活现。一气儿读下来,让人只觉得气血上涌、血脉偾张,满脑子都是画面。

 


所以,自那之后的几天里,沙李群里几乎全是各种顶礼膜拜撒泼打滚哭爹喊娘割膝盖抱大腿的,由于消息太多更新太快,许多群成员的手机一度卡到爆炸。不过,卡机刷屏丝毫没有影响到众教徒对新太太的溢美之情,反而是一人二土自己,发完文后就悄咪咪下了线,任凭群里小伙伴们怎么狂轰乱炸,傻笑企鹅都一直是灰着的。

 


沙李是热圈,粮多太太多,再加上一人二土平常从不在群里说话,存在感比较低,所以那篇PWP很快便被淹没在成堆成堆的新文中,渐渐淡出了大家的记忆。然而,又是半个月后的一个深夜,一人二土太太再次出山,一篇近万字的女装play悄然出现在群文件中。于是,群里彻底炸开了锅,聚众发疯的盛况再次上演。

 


从那以后,一人二土太太便以半个月一篇的频率稳定更新着。虽然不算高产,但质量绝对高,每篇都是满满的肉,最重要的是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尤其真实,读起来特别有画面感。所以,一人二土在沙李圈中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而每月15号、30号的晚上守在群里等一人二土太太更文,也成了沙李群传统的保留节目。

 


这天又是15号。晚上,李佳佳早早洗漱完,跟树袋熊似的吊在自家老爸身上看着无脑综艺节目瞎乐呵的沙瑞金和被树袋熊搂着还能一脸严肃抱着手机审文件的李达康道过晚安,便偷偷揣上手机回了自己房间。她一面登了QQ,一面贴着门坐下,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无脑综艺节目在一群主持人放浪形骸的笑声中结束了,窸窸窣窣衣料摩擦的声音传来,然后电视声夏然而止,好像是沙瑞金摸到遥控器关了电视。接着,有模糊不清的人声响起,“达康同志……这么晚了,佳佳也睡了……”卧室门隔音效果太好,后面的就听不清了。

 


李佳佳不甘心地把耳朵使劲往门缝儿上贴,努力捕捉着残缺的声音信号,再把它们拼凑成句子。“别动,我这还没看完……”“谁的……?”“赵东来……扫黄……”接着,沙瑞金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那你得小心他扫黄把你扫走!”李佳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手机都差点没拿稳摔到地上。

 


李达康似乎也被逗乐了,嗔怪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李佳佳蹲在门边捂着嘴忍住笑,耸起的肩膀一抖一抖。

 


两人又在外面推云过掌了一会儿,终于随着“咔哒”一声门响,一切重归寂静。李佳佳这才放下心来,大胆地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客厅里一片漆黑,两位党的好干部为了给国家省能源已经把外面的灯都关了,只有紧闭的书房门的门缝中泄出了几缕暖黄色的光。李佳佳往书房那瞥了一眼,便驾轻就熟地提着脚跟悄悄走过去,顺着墙根儿坐下,拿出手机开始咔咔咔敲字。

 


书房门隔音效果没那么好,里面传出的声音一丝儿不漏地穿透薄薄的门板进了李佳佳的耳朵,又在李佳佳的手指翻飞中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李达康调笑着靠近,沙书记,今晚又打算玩什么奇怪的play啊……”

 


“达康同志,你已经瘦得硌手了。沙瑞金这么说着,双手便不安分地顺着李达康的肋骨往上摸,坏心眼地去搓捻他胸前的两点……”

 


“沙瑞金粗重地喘息着,一下比一下用力地撞击着李达康的身体,顶得李达康七荤八素,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攀着沙瑞金紧实的后背……”

 


李佳佳两眼发光地盯着屏幕,不知餍足地敲着字,直到吱呀作响的门板渐渐停止摇晃,她才恋恋不舍地关上手机,偷偷摸回了卧室。

 


 

***

 

 


赵东来被叫进李达康办公室时,李达康正对着手机屏幕咬牙切齿,一副又不知被谁惹毛了的样子。

 


“赵东来!”李达康听到开门声,抬眼见赵东来刚走进来,便狠狠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政府养你是让你吃白饭的吗?”

 


“不是啊……”赵东来一脸懵,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你说,你这扫黄活动开展多久了?有两个月了吧?”李达康气急败坏地指了指桌上的手机,“你给我解释一下,现在为什么还会有这种传播yin秽se情信息的大型线上组织出现?”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他一字一顿,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赵东来也挺委屈,他拿起手机刚想解释,定睛一看,却差点触了电似的把手机扔出去。他看着手机屏幕上汉东沙李同人群的主页,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达康书记,这,这群是写您和沙书记的啊……”

 


“我管它是写什么的!要是内容健康向上,它就算写我和育良书记我都不管!可是!”李达康弯起泛青的指节用力敲了敲桌面,“现在它内容不健康了,这就是在和我们创文明城的项目作对,在和我李达康作对!它就是我们打压的对象!”

 


“写您和育良书记您是不管,可沙书记管啊……”

 


“什么?”

 


“没,没什么,我这就去处理。”

 


“行了,就这样,你快去处理吧。”李达康紧抿着唇,摁着自己的太阳穴,朝赵东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末了,他又添了一句,“对了,你去查查这个叫一人二土的人是谁,要是有机会就请他到局里,好好做做思想教育。”

 

 


***

 

 


“佳佳啊,你这文笔越来越好了。”李达康缩在舒适的真皮椅子里,捧着一杯暖手的热茶,笑得一脸慈爱,“听语文老师说最近又在全国作文比赛获了奖?真是不错。”

 


“啊,其实也没什么,就一个小奖而已。”李佳佳感到些许意外。她已经不知多少次因为严重偏文科被李达康狠狠批评了,完全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因为这个受到表扬。

 


李达康啜了一口茶,幽幽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当作家?我觉得你很有天分。”

 


“……我?不行吧?”突如其来的惊喜让李佳佳有些不知所措。

 


“当然行了。你是我李达康的女儿,谁敢说你不行?对了,笔名我已经替你想好了,就叫一人二土,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李佳佳惊喜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她只觉得背后一凉,心跳也开始加速,“……这名字,又二又土,不怎么样。”

 


李达康表情骤变,“咣”地把水杯往桌上一砸,语气中带了浓浓的怒意,“知道又二又土你还顶着这名字在网上写东西?你看看你写的都是什么一套!李佳佳你真是放肆了!你用这种污秽的文字写自己的父亲,不觉得害臊吗?”

 


李佳佳下意识地想回一句良心不仅不痛还美滋滋的,抬眼看见李达康拉得老长的脸,吓得立刻噤声。

 


“李佳佳,我真是懒得说你!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就是不听!”李达康支起胳膊揉着自己皱起的眉心,“今天开始,手机没收。”

 


刚才还吓得大气不敢出的李佳佳,听到自己的手机要被没收,急得一下子飚出泪来,“别啊爸!我以后不写了,别收我手机啊!”

 


李达康从小见不得女孩儿哭,这会儿佳佳眼眶一红,气也消了一大半。他无奈地站起来,拍了拍李佳佳的后脑勺,“想要手机也行,答应我两个条件。”

 


李佳佳正一抽一抽地吸鼻子,见拿回手机还有希望,连忙激动地星星眼望向李达康,“……期末数学及格?”

 


“嗯。还有就是——”李达康话锋一转,压低了声音,



“下次再写那种东西,得让我在上面。”

 

 


***

 

 

当晚,汉东沙李同人群被解封,一人二土太太更了一篇骑乘。



——



【彩蛋1】


沙瑞金坐在办公桌前,和颜悦色。


“白秘书,我给你说的那几个赵李康菁李祁双书记群,都处理好了吗?”


“报告沙书记,都已经封禁了。”


“那就好。对了,汉东沙李同人群解封了吗?”


“嗯,昨天达康书记让赵局长解封了。”


“行,去吧。”

 

出门后,白秘书痛定思痛,注销了自己在赵李同人论坛的账号。


【彩蛋2】

 

 

某日中午。

 

 

李达康坐在饭桌前愣神儿,夹着菜叶的筷子马上就要戳到自己衣领上。沙瑞金在他面前晃了半天的手,他才回过神来。

 

 

“又想什么呢?快吃饭吧。”

 

 

“没,我就想想最近拆违的事。”李达康说着,把冷掉的菜叶往嘴里一塞,托着脸继续愣神儿。

 

 

沙瑞金笑着搛了一筷子肉放到他碗里,“行啦,想那么多干吗,想我就够了。”

 

 

“咳!”一旁正嚼着鸡腿的李佳佳被一块鸡骨头噎了嗓子,咳了半天才缓过来。她忍着咳嗽抓起手机,噼里啪啦地敲起字来。

 

 

“沙瑞金笑道,达康同志,想那么多干吗,想我就够了……”

 

 

李达康见状,横了李佳佳一眼,“佳佳,吃着饭呢,把手机放下。”

 

 

“爸,是孙连城叔叔让我给少年宫写个宣传语!”李佳佳头也不抬地应道。

 

 

远在少年宫的宇宙区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怎么写文才能不OOC呢?李佳佳的答案是,艺术来源于生活。








李佳佳写文的梗来自 @兰台少卿 太太。






评论(20)
热度(224)
  1. いちに一二菌いちに一二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文火慢炖老柠檬
    屯一下旧文

© いちに一二菌 | Powered by LOFTER